下一站更精彩——专访红牛Inside Pass主持Vanessa Guerra

© 本文全部配图(包括封面),由Vanessa Guerra提供

2019赛季,红牛在自己的油管频道上线了MotoGP Vlog节目Inside Pass。Vanessa Guerra是节目的创意总监和主持人。每个比赛周末,她都会用自己的镜头,为车迷们带来围场中的趣闻,与车队车手进行趣味互动。在这个节目之前,Vanessa已经在围场中工作了十二年,她做过车队管理人员,也做过体育台的主播。我们和她聊了聊她的围场故事,来看看她如何走出这条多彩的职业道路吧。

我有独特的背景

Vanessa的职业生涯开始于自家的车队。她也是在这里学到了跟比赛相关的那些最基本的事情,深入了解了技术方面的细节,并且在围场中找到了家庭的氛围。

2007年,Vanessa的弟弟Yannick Guerra在参加欧洲Superstock600锦标赛,他邀请Vanessa来多宁顿看自己的比赛。虽然Vanessa去的时候只是抱着作为家属看比赛的目的,但是她的语言天赋让她的周末变得不是那么简单。“我以前看过他在越野摩托的比赛。他让我去多宁顿看他,因为我还没看过他参加场地赛。我会说四种语言(西英法意),周末在围场还正好帮了些忙。”

从这一场比赛开始,Vanessa又跟着家人帮忙了很多站比赛。2007年底,家里人邀请Vanessa正式加入车队帮忙做些管理和协调工作,这也是Vanessa在摩托赛事围场职业生涯真正的起点。“我在劈房跟技师们花了好多时间学习。我要学习各种部件的耐久性,这样我就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去下新的订单。关于比赛我要很快地学习很多新东西。”

Vanessa和Holiday Gym Racing车队的2009世界Supersport锦标赛大合照
Vanessa和Holiday Gym Racing车队的2009世界Supersport锦标赛大合照

学习这项运动相关的知识本来就不是简单的事,Vanessa所在的车队还转战了很多不同的赛事,适应起来更是多了些难度。但是慢慢地,Vanessa发现自己和工程师以及技师聊天时不再需要总是问问题,她知道自己终于算是正式入行了。“我毕业之后在Stock600跟了一年半,然后我们在WSS跑了一年,后来2010年我们进了Moto2。每个赛事都不一样,头几年就觉得总是在变,总要不断学习新规则。我差不多用了两年的时间才觉得自己跟别人说话不用紧张了,不用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

跟技师们学到的东西对我来说真的是重要的基本功,这让我对这项运动从技术层面有了了解。

2010赛季日本大奖赛发车格上的Vanessa和弟弟Yannick
2010赛季日本大奖赛发车格上的Vanessa和弟弟Yannick

2010年底,弟弟Yannick离开了Moto2,但是Vanessa留在了MotoGP的围场。她从自家车队的工作人员变成了别的车队的新闻官。虽然不再和家人一起工作,但是这段经历给她未来的工作中戴上了独特的滤镜。“我在工作中一直都会接触到很多车手,我更能理解他们作为一个人在这项运动中的付出,他们的家人的付出。我对车手们还是很有保护欲的,觉得他们都像是我的弟弟一样,我是看着他们长大的。毕竟大家一起出门在外九个月,世界各地的赛道比赛,大家都是这种生活方式,是可以互相理解的。

我没想到他们还知道我的存在

Vanessa职业生涯中的重大突破,要算是成为本田厂队的新闻官了。在承受厂队带来的压力之前,Vanessa在帮助独立车队建立他们在MotoGP中的形象。不管是厂队还是独立车队,在MotoGP车队中,那个大家庭的氛围是走到哪里都不会变的。

2012和2013赛季,Vanessa是Forward Racing的新闻官。Forward在2013年进入了MotoGP的Open Class,同时,他们还在Moto2有两名车手。Vanessa作为新闻官,并没有一个庞大的公关团队,她独自负责车队照片整理、新闻稿、网站、以及社交媒体。她让这个最高组别中的新车队看上去很像那么回事,也让HRC的人注意到了她。“他们会看我的新闻稿,他们喜欢我写的东西。他们说我给车队塑造的形象很好,虽然是小车队,但是看上去很专业。算是我把Forward带到了MotoGP的新闻沟通水平上吧。”

HRC的人看到了Vanessa的能力和敬业精神,不过真的拿到这份工作,Vanessa还是经过了很多轮的面试过程,包括在茂木赛道面见本田的各位大老板。“实话实话我没想到本田知道我的存在。他们找我的时候我还挺惊讶的。我跟他们最后一次面试是在日本站,大老板们都在,好紧张的。他们问了我一些问题,后来其中一个老板问我会不会骑车,我说会骑。他们就问我骑什么类型的车,我说泥地越野摩托。然后他们又问我骑的谁家的车,我羞死啦说骑的雅马哈!然后他们就都开始笑。现在我讲出来好像是个轻松的事,当时我觉得好丢人呀,他们都笑我。”

2013赛季的瓦伦西亚站,Vanessa正式签了自己去本田厂队的合同。加入厂队,意味着工作中可以有更多的预算支持,有更多人看到你的工作,也意味着更大的压力。“厂队的预算可是完全不一样了,团队也大得多。工作中要更注意让谁能接触到车手和车队成员。独立车队是你去追记者,厂队你要拦着记者,你来选车手可以接受谁的采访。

当她在Forward和本田的时候,Vanessa不再是和家人共事,但是车队的环境依然像个大家庭。“在车队的时候我知道车队最好的一点就是大家都像家人。我见车队同事的机会比见有些亲人机会还多。老实说,赛车就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和其他工作都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带你走进赛事

在全围场大概最大最强的车队工作之后还能去哪儿呢?劈房之外的世界吧。离开本田厂队,Vanessa也离开了车队的环境,从比赛的人,变成了观赛的人,成了观众的代表。当Vanessa在车队工作的时候,其实从来没有规划过自己职业生涯的每次转折,而当她从车队去了媒体,也同样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规划。

2015赛季,Vanessa成了欧体的维修区记者,并且一做就是四个赛季。和当初HRC找到她的时候一样,欧体的工作也来得算个惊喜。“我刚刚进入赛车的时候,也没想过到底长期是什么打算。我目前为止做过的事情,最好的一点就是我一直没有进入一个完全的舒适区,工作一直有变化,我也一直保持着一定的紧张度。我会去做电视主播其实自己也很惊讶,以前也没有电视的经验,而且我很害羞的,算是性格上的一个挑战。”

兵来将挡吧,新的工作来了,努力适应就是了,心态放开。对我来说每个赛季都是全新的。

作为欧体的维修区记者,Vanessa要为大家带来赛况的报道,以及车手和车队的采访。她要站从中立的角度为观众解释赛道上发生了什么,这个工作不应该带着自己的成见。“作为维修区记者你得是中立的立场,你不是去表达你的看法的,你要做的就是让大家看到事实。车手们也都很敬业,他们如果周末比赛成绩不好,也知道你会问相关的问题,因为你要给观众作解释。我们希望车手们能感觉到我们是给了他们辩解的机会,毕竟在电视直播上说话,被误解的机会会小很多,他们说什么我们就播什么。”

前面也提到了,Vanessa在车队的经历,给了她做记者的独特优势。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问什么人哪些问题,这让她更能带大家看到围场人性的一面。“在车队做过就会给你不同的视角。我在媒体工作就会用到以前的经验,我知道什么时候合适去问问题,我看到他们就知道他们大概什么状态,这是只有在车队工作过才会懂的。

红牛的Inside Pass少了些严肃的比赛报道,多了些围场趣事。“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车手们比赛状态之外接触他们,不穿皮衣,不戴头盔,完全放松的状态。我们想让车迷看到车手们赛场外的性格,看看他们都是什么样的年轻人。

除了节目基调的变化,Vanessa现在的工作也不再局限于主播,她是这个Vlog的制片以及主持,每期节目从头到尾的制作都要参与。“我们比赛周末之前也会写剧本,会大概想好需要拍什么,但是会留下灵活机动的部分,根据比赛周末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我们会有约好的采访,也会有对车手的突然袭击,这就是灵活机动的部分了。”

这个赛季,因为全世界都受到了COVID-19的影响,所有的赛车赛事也都暂停。当我们再次回到赛场上的时候,赛事也都会有措施限制围场人员的出入,车队和媒体人员都会减少。对于Vanessa来说,她本来还有三名支持人员(一位导演、一位剪辑、以及一位助理帮忙联系各支车队),今年如果她还可以回到围场录节目,也只能是自己了,三名支持人员只能在酒店远程支持。在今年的极端情况下,我们相信Vanessa和她的团队还可以为车迷们带来精彩的Inside Pass节目。

你得真心想要才有希望

前面说过,赛车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且还是苦哈哈的生活方式。这种苦哈哈的生活中做自由职业者,就更加不容易,尤其是今年这种大环境之下。作为自由职业界的老人,Vanessa给新人们指了明路。“我建议大家在围场早早建立自己的口碑,大家要认识你,要看到你的工作,要信任你。如果他们看不到你以前的工作,是不会雇用你的。你们合作的话会有很多时间一起工作,他们需要知道你是可靠的,你能适应你的工作和环境,并且不怕苦不怕累这个工作需要你放弃很多家庭生活,要做的话还是要考虑好的。厂队和大车队可以随便选他们想雇的人,他们会更青睐已经有口碑的人。如果还没进入围场,得想办法让他们看到你的能力。”

赛车圈不好混,但是你可以感觉到这里每个人对这项运动真的都很热爱。每个人来上班的时候都是带着热情来的。每个人都愿意起早贪黑在围场调车、写稿子、训练。每个人对工作都是100%的投入。

作为围场里胜任过很多不同工作的成功女性,Vanessa也给想要进入这项运动的女孩子们提了建议。“这个行业里有女孩子的一席之地,我就是证据,很多围场中的女性都是证据。但是你要真心希望进来,你要知道你需要证明自己,而且是加倍证明自己。别人会把你放在显微镜下面看,你要证明你能胜任你的工作。对于想要做车手的女孩子来说,我觉得这更多的还是文化的问题。我们的社会还停留在男孩子穿蓝衣服女孩子穿粉衣服的阶段,小姑娘们会获得洋娃娃,小男孩们会获得小摩托和卡丁车。我觉得女孩子们要赛车,围场是愿意接受的,家长们观念需要先变化。Maria Herrera就是很好的例子,她也有兄弟啊,但是她才是赛车的那个。她的赛车职业生涯并不顺利,但是她愿意付出,她的家人也一直支持她,我觉得女性车手要成功,就需要好的支持体系。

Vanessa主持2019赛车女性论坛
Vanessa主持2019赛车女性论坛

就像Vanessa自己说的,她在围场这些年,每年都有新的挑战,她在车队、媒体都工作过,去年她还为FIM和FIA主持了赛车女性论坛。未来Vanessa还会为自己创造怎样的精彩?让我们拭目以待。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