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kar Helped Me Move Past My Accident

This year’s edition of the epic off-road event, the Dakar Rally, ended on January 15th. South African rider Kirsten Landman finished 71st in the Bikes category, 12th among the Original by Motul riders. This has been her second adventure in the off-road marathon, and her first attempt at the Original by Motul category, where riders enter the rally without assistance. We caught up with Kirsten after she returned to South Africa. Let’s get to know her story at the Dakar and beyond.

达喀尔帮我克服内心的恐惧——专访南非车手Kirsten Landman

今年度的沙漠长途越野赛事达喀尔拉力赛已经在一月15日落下了帷幕。南非车手Kirsten Landman在摩托组第71名完赛,在其中的Original by Motul组别排名第12。这是Kirsten的第二次达喀尔之旅,也是她第一次尝试全程无协助的Original by Motul组别。在她完赛回到南非之后我们对她进行了专访,来看看她对于达喀尔和她的整个职业生涯有什么要说的吧。

珠穆朗玛峰上的拉力公主

我们曾经带来过在传奇越野赛事达喀尔拉力赛上大放异彩的女性车手Jutta Kleinschmitt和Laia Sanz的故事,也在上一期带来过达喀尔常客Anny-Charlotte Verney的故事。随着新一年达喀尔拉力赛开跑的日子逐渐接近,让我们再来认识另外一位活跃在这个传奇越野拉力舞台上的女性车手——拉力公主Annie Seel。 我喜欢的是那种高速行驶中,你和你的车达到完美平衡的感觉,那完全是一种魔法。 瑞典车手Annie Seel的父母都是芬兰人,在二战后搬到了瑞典开始新生活。Annie的爸爸喜欢捣鼓汽车和引擎,不过刚刚移民瑞典一穷二白的两口子并没有钱用来比赛。小时候的Annie常常跟着爸爸在车库里一起捣鼓汽车,有时候一家子也会一起去看拉力赛。虽然对汽车很有兴趣,那个时候Annie真正在练习的却是赛马,直到有一天Annie在特技摩托表演中发现,这会飞的马儿也很不错啊!于是16岁的Annie给自己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并且开始去准备参加比赛。可惜的是,在这一年Annie的爸爸心脏病突发去世,热爱机械和引擎的爸爸没有能够在后来作为技师看着Annie比赛。 1987年,19岁的Annie第一次站在了赛场上,1000公里的公路拉力赛开启了Annie的摩托车手生涯。在接下来的十五年里,Annie收获了自己的第一个比赛冠军,尝试过耐力赛、越野摩托,参加过拉力世界杯。经过漫长的经验积累,2002年,Annie第一次来到了达喀尔的出发台。 ​ 我一直都是自己去比赛,没有什么团队支持我。我相信自己可以独立解决所有的问题,我参加巴黎-达喀尔拉力赛的摩托车也是自己改的。 ​至今,已经有过众多成就的Annie说起自己最骄傲的经历,依然是自己的第一次巴黎达喀尔拉力赛。在这届比赛中,她在第四天的赛段中就伤到了手,而最终仍然以第54名完成了全部比赛,还成为了400cc量产车组别的第一名。 我为了达喀尔而疯狂,这是我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有的人想参加达喀尔、有的人想要经常装修自己的厨房。我做饭的时候不需要那么多新鲜玩意儿,我更希望实现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达喀尔。 第一次的达喀尔经历后,Annie并没有立刻回到这个赛场上,而是完成了另外一项创举。Annie曾经形容过达喀尔是赛车世界中的珠穆朗玛峰,而在2003年八月,Annie骑着一辆本田XL250登上了真正的珠穆朗玛峰,她刷新了摩托车登上珠峰大本营的高度纪录——海拔5305米,比之前的纪录提高了50米。  2007年,Annie回到了达喀尔赛场上,而在2010年她的第四次达喀尔征程中,她拿到了总成绩第45名,以及女性车手第一名。在这一年的比赛中,Annie还遭遇了一场惊险事故。在第三天的赛段中,她的赛车飞入了一个矿井,好在Annie及时跳车,不过这次事故还是让她拉伤了右手拇指,于是这又是一年Annie必须带伤参加比赛。 有的时候我在我的摩托车上真的是精疲力尽了,但是我还是骑到了终点。骑摩托车参加的五次达喀尔拉力赛我都完成了比赛,没有人可以否定我的这项成绩。 很多两轮车手在一定年龄(和一定伤病积累后)都会转战四轮赛事,引言中提到的Jutta和Laia都是这样,Annie也是一样。2011年,她来到了四轮拉力赛场,开始了老家经典赛事Midnight Sun拉力的征战,并在2012和2013年赢得了该赛事1300cc组别的冠军。 与其说我是个赛车手,不如说我是个冒险家。我喜欢去看世界、见到新的人、体验当地不同的人文,我喜欢和刚刚认识的人们一起解决问题。我没有那么在意成绩,反正我预算也不多,和那些带着巨额赞助来的车手肯定不能比。 2014年Annie回到了达喀尔的赛场上,不过这一次,她的身份变成了汽车组的领航员。而在第二年,她作为汽车组的车手回归。一向预算并不太宽裕的Annie有时候甚至要用登报打广告的方式为自己寻找领航员,然后从成山的不合格简历中找到可以经受达喀尔考验的那一个。 除了自己享受拉力和冒险的快乐,Annie还开办了拉力课程,并且会专门开办女性专场,带领更多人,尤其是更多女性去体会越野驾驶的乐趣。而在赛车之外,Annie还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并且时常开办讲座,讲述自己的达喀尔经历和企业经营经验激励更多人走向成功。 在去年的达喀尔拉力赛中,Annie再次回归,经历过非洲赛程、南美赛程的Annie来到了沙特的沙漠,作为德国车手Annett Fischer的领航员组成女性双人车组在T3组别出赛。Annett曾经为意大利老将Camelia Liporati领航过两届达喀尔,而Annie则用自己多年的两轮四轮经验为第一次作为车手在达喀尔出赛的Annett保驾护航。她们最终总用时60小时27分钟55秒,在T3组别第15名完赛。 在本月底即将开赛的新一届达喀尔拉力赛上,Annie将携手Annett再次出征,让我们祝她们再次取得好成绩! - End -

Our Goal as a Company Is to Have an All-female Team in MotoGP

In September, at Gran Premio Animoca Brands de Aragón, Maria Herrera made a historical wildcard entrance in the Moto3 World Championship. Maria is currently racing in the MotoE World Cup, and she has previously raced full-time in the Moto3 World Championship between 2015 and 2017. This time, her wildcard was special because she was supported by an all-female crew. W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interview Aurora Angelucci, the brain behind this wildcard entry, Founder and CEO of Angeluss - Women Sport Management. Here is Aurora’s story with motorsport.

我们的目标是一支全女性MotoGP车队

在九月的MotoGP阿拉贡大奖赛上,Maria Herrera进行了一次历史性的Moto3外卡出赛。这并不是Maria第一次站在世界锦标赛的发车格上,她是现役MotoE车手,也曾在2015至2017赛季征战Moto3完整赛季,她的这次外卡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她整个车组都是女性成员。我们有机会采访这次外卡机会的幕后大脑Aurora Angelucci,Angeluss女性体育管理公司的创始人和CEO。让我们来看看Aurora的赛车故事吧。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