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Nikolett Kovacs——我的人生大事都会围绕摩托车生涯决定

原载MotoGP官网

Nikolett经历非常丰富:她曾经是车手,现在是MotoGP在匈牙利最受人尊敬的记者和摄影师之一

MotoGP中的女性都有一些相同点,她们对自己热爱的东西都勇敢追逐、她们进入一个新的角色都有能力重塑自我、她们都愿意成为MotoGP这个世界的顶梁柱。Nikolett Kovacs是捷克大奖赛的主办方人员,她身兼数职,从职业车手、到记者、到摄影师、到新闻官、到主持人,围场中能把这些都做了的人真的不多。而对于Nicolett来说,这些工作都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它们都以摩托为中心。

Nikolett的父母是1978年的匈牙利拉力冠军。“我家里人都热爱引擎吧,”她说她一岁半就获得了自己的第一台摩托。“现在这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在八十年代初,我能有个电摩托也是大事了。后来我四岁的时候获得了自己的第一台迷你摩托。”

从她小时候第一次跨上摩托时起,Nikolett就没有松开过油门。相反的,她油门越开越大,一路杀入了职业赛事。“我妈妈会给小朋友们办比赛。也有女孩子参加,不过女孩子少一些,我们会在赛道上挑战男孩子。”几年之后,Nikolett进入了匈牙利全国锦标赛125GP组别,这也是世界锦标赛的垫场组别。2005年,Nikolett第一次站上了混合组的领奖台,2007年,她以外卡身份参加了世界锦标赛的土耳其大奖赛,那时,她是首位参加摩托车大奖赛的匈牙利女性。

供她参赛的经费并不足以支持她去追逐自己想要的职业生涯,但是Nikolett对一件事情是确定的:“不管我要做什么人生大事的决定,我都会想着我的摩托,怎么能让我不要放弃自己最大的爱好。现实中,摩托也不仅仅是一个爱好,我骑着摩托长大,我无法想象没有它的生活。”

但是遗憾总是有的:“Brno。对于我们匈牙利人来说,这条赛道也算是主场了。但是我从来没有能够在这里以外卡身份参赛。不然就会很不一样,在Brno我还是能有腾挪余地的!”2008年,Niki参加了Superstock 600组别,并且在女子欧洲锦标赛上名列第三。她一直坚持到2011年,并且组织了全女子的车队,参加了EWC(世界耐力锦标赛)在卡塔尔的最后一站比赛。这一次,她以卡塔尔摩联的身份和Nina Prinz以及Paola Cazzola一起参加了Superstock1000组别的比赛。“我们第六完赛的。”她对自己的成绩很自豪。

因为有机会多次以嘉宾的身份出席世界锦标赛,Nikolett知道这里是她的世界。“2004年我开始做自由记者,主要是供稿给匈牙利当地的专业报刊杂志。我倒是不记得编辑们给我出过什么难题,反正他们本来也知道我是车手,开始写这个世界的故事也不难。”

开始做记者,她才意识到自己想讲述什么样的故事。“能作为围场的一份子很幸运,所以我想讲一些普通观众看不到的故事。所以我就和同行一起写了MotoGP A到Z。我们讲了MotoGP不为人知的一面。写这本书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没有太多车手妈妈、女朋友、朋友的图片,没法展现那些一年到头跟着从一个赛道去另一个赛道的人的生活。2010年的时候社交媒体还没有现在这么火,找照片也不容易,所以我跟自己说:我没有图片吗?那我自己拍!我就开始学摄影,我在赛道也会看别的更有经验的摄影同行怎么拍片。”

为了和匈牙利人分享MotoGP围场故事,Niki学了新的技能——沟通技能、摄影技能。“慢慢地就有同行夸我的照片好了,我觉得做这个工作女性也有优势的,我们敏感度不一样,有时候我们会看到男人们会忽视的那些细节。”也正是这样的特点让她赢得了普利司通世界锦标赛摄影大赛,摄影大赛的主题是用一张照片传递赢得世界冠军时的感情,那是2010年Jorge Lorenzo的世界冠军,他的最高组别首个世界冠军。

虽然在围场中为自己开辟了新天地,Niki也没有放弃自己在赛道上的征程。2013年的卡塔尔大奖赛对于她来说是难忘的周末:“那个周末我又要做记者,又要做摄影,还要以车手的身份参加卡塔尔摩联组织的垫场赛。那个周末之后我就累瘫在床上了。”她在几个小时里完成了三项了不起的成就。

这一路走来,Niki还为匈牙利的MotoGP转播商SpílerTV做过一年多现场记者,学习通过直播信号与观众们沟通。她之前一直觉得这是很有趣的工作。这一次,这个经历又让她开启了新项目。在围场里,说一门小语种也是有限制的:“我是匈牙利人,围场里能看明白我的作品的人不多。”所以,Niki从小就学习了英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而这也是为了把摩托和电视结合在一起。事实上,2020年卡塔尔站之前来到赛道的时候,她发现来的同行并不多。“因为病毒全球蔓延,来的记者变少了,所以我就想拍一些英语的视频放在油管上。”而后来赛季停摆,也给了她时间学习视频剪辑,几个月后,她的频道有了超过八千个观众。“MotoGP多美好啊,每年你都有机会学习新东西,创造新东西。”

虽然为匈牙利的雅马哈分公司管理过社交媒体,也在赛车圈做过很多跨界合作,Niki还是觉得真正的满足感来自于这个世界本身。“我每次进入赛道还是会很激动。我总会记得第一次进入围场时的感觉,每次都像是重温这种感觉。我必须提醒自己我在这里做的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事。”

为匈牙利主要的体育报纸做自由记者,Niki并不能去到每一站比赛。“我大概去一半的分站吧,所以我来到赛道会做所有相关的工作:做采访,写见闻。在家的时候也会准备赛事报道。我很骄傲能为Nemzeti Sport Online工作,他们是匈牙利体育媒体的标杆。”

作为记者进出围场这么多年,Nikolett说自己还有一个满足感来自于看到车手们的成长:“我第一次采访Marc Marquez是2010年他赢得自己第一个世界冠军之前。他那时候就是个小孩儿,是Aki Ajo车队的车手。我记得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还脸红了,看了看Aki想让老板告诉他怎么回答。你现在看看人家的成就。”

作为匈牙利在MotoGP媒体中的领军人物,Niki也经常会收到小朋友们的来信,希望她给点建议帮助大家进入围场:“我总会建议大家要了解自己想做什么:记者、工程师、接待,还是别的什么,至少确定一个方向,然后一点一点努力,了解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互联网打破了很多屏障,要和车队或者其他机构联系要容易很多,想申请工作也容易了。学好语言很重要:英语是很有用,但是只会英语绝对不够,尤其是如果你的母语是匈牙利语,毕竟我们国家在世界上存在感不强。”

现在Nikolett在等待着MotoGP在2023年重返匈牙利,她也在继续讲述着世界大奖赛的故事,她用照片、用视频记载着大奖赛的周末,为新的挑战做好准备。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