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真爱工作就不叫工作——专访FIM女性委员会主席Nita Korhonen

© 本文配图,如无特别注明,由Nita Korhonen提供


Nita Korhonen是国际摩联女性委员会(FIM Women in Motorcycling Commission)的主席。在她的带领下,摩托运动女子赛事得到了长足发展,女性车手在场地赛车中的参与程度也不断提高。让我们来看看,这个世家出身的芬兰姑娘,如何进入摩托运动,又如何在记者、作家、官员等等角色中慢慢摸索自己的职业道路,并为更多女孩子拓宽这个行业内的职业道路。

赛车运动女性论坛期间,Nita与FIM主席Jorge Viega及芬兰官员 © Taneli Niinimaki

能力第一

2006年,FIM成立了摩托女性委员会,Nita Korhonen成为了委员会的成员并提供一些志愿服务。六年之后,她成为了委员会主席,并且一直继任至今。过去十三年,Nita为了委员会不断作出贡献,并且在赛场内外都为推动女性权益持续努力。“一开始他们提名我做成员还挺意外的。那时我都不是芬兰摩联的理事会成员呢。但是他们觉得应该提名我去FIM的这个委员会,因为我可以兼任很多不同的事情,而不是只专精一个方面。一开始的时候我的工作主要是帮助委员会进行很多媒体公关,增加曝光率。”

“后来作为主席,我上任之后首要的事情是向男性开放委员会会籍。对于我来说,我们的委员会不是单一性别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不是一个女权组织。这不光是女孩子的事。我们要和这项运动里的各种人合作。对于任何一个公司、一个组织、以及我们的联盟来说多样性都很重要。

不是因为要满足多样性才招募女性,而是因为性别多样要好过只有一种性别。

“今年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希望有更多女性进入不同的领导岗位。这在很多国家都是大问题。秘书啊或者入门的职位很多时候都是女性在做,但是做决定的,董事会什么的,通常就只有男人了。这是不对的,我们在努力改变这一点。

“总的来说,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大家看到能力是第一位的。不应该是因为一个人是女人就怎样,是应该因为一个人有能力、有技术、适合一个岗位。为了证明这点,我们努力了很多。”

我们都是出于热爱来做这份工作,是在追逐梦想和激情,我们不应该剥夺任何人追逐梦想的机会。

赛车运动里的很多岗位都缺少多样性,但是最明显的莫过于赛道上的车手了。Nita作为委员会的主席,帮助很多女性赛事提升地位,并且建立了培训营,帮助年轻的女性车手进入高级别赛事。“我建议建立女子雪地越野摩托世界杯。这是我成为主席之后做的事情之一。这些年来我们在努力改善女子运动的地位。很多专门为女性设置的锦标赛都是很高水平的赛事,而同时这些赛事还能让她们有机会进入更高级别的赛事。对于场地赛事来说,专门的女子赛事需求不大,而且Ana Carrasco和Maria Herrera也在MotoGP和WSBK为自己赢得了一席之地(Ana还成为了SSP300世界冠军)。对我们来说向人们展示女性可以和男性同场竞技是很重要的事。

越野项目中虽然有专门的女子赛事,但是我们所有的锦标赛都是大门敞开,欢迎女性和男性同场竞技的。

2013年在Albacete赛道举行的第一次女性摩托训练营 © David Calres

“女性场地赛训练营是从2013年开始的。最近我们决定把训练营作为FIM的官方活动之一。我们和Youthstream(越野摩托推广方)一起办了越野摩托学院,还办了一些特技摩托训练营。我们现在在讨论训练营的培训科目,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办更多的训练营。”

Nita参加在2015年在卡塔尔举行的女性摩托训练营 © Bike Promotion

对于Nita来说去年的一件大事就是和FIA一起在芬兰举办了赛车运动女性论坛。现在,四个月过去了,论坛的影响力已经传遍了全世界。“赛车运动女性论坛是我们和FIA做的一项大活动。去年的论坛之后,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做区域性质的论坛,这让我很激动。这项活动我们投入了很多资源,能有这样的传承真的太好了。各个国家和地区的人用我们论坛的概念,在自己的范围内进行讨论。比如在哥伦比亚,去年十一月他们做了摩托女性论坛。在非洲,他们也要做类似的活动。对于我们来说,做这么大的活动牵涉到很多工作,估计要两年才能办一次。我们也不想太经常做,两年一次会价值更大一些。我们还没有选定下次的场地,希望可以到欧洲之外去做。”

© Taneli Niinimaki

我一直只有赛车运动这一个真爱

Nita和女性委员会帮助许多女性在赛车运动中不断成长。Nita自己在这项运动中的起点是作为赛事记者,不过她又似乎是注定要投身于这项运动中。她的爸爸是1975年世界锦标赛350cc组的总积分季军,芬兰车手Pentti Korhonen。“我小时候其实想做车手来的,但是那时候我爸爸才刚退休不久,我觉得我爸妈对于四五岁的我喊着要做车手并不是太感冒。七十年代我爸爸比赛的时候赛车还很危险。我觉得我妈妈心理上还在平复中,就不会特别想让我去赛车。不过他们还是很支持我跟我哥哥想做的事情。我们家里有个小小的机动自行车,我们还骑着参加过一次越野的比赛。当然了那时候主要是玩儿一玩儿。赛车确实一直是我热爱的事业,我从来没想过要做别的。”

左图为Nita的爸爸Pentti

Nita作为媒体人为许多芬兰的车手和车队管理媒体事务,包括Mika Kallio, Kallio Racing车队以及Ajo车队。但其实,媒体对于Nita来说并不是一个计划中的职业生涯起点。“我其实没有想过要做记者。我比较会写稿子,然后就这样进来了。我写过关于这项运动的稿件和书籍。做了记者算是碰巧吧。我上学一直都是学的比较宽泛的课题,比如商务、传播、以及体育管理(Nita有商务和传播学士学位以及体育学硕士学位),这样我可以知道我都能干什么,不光是作为记者。”

2013年,Nita作为电视台主播外卡参加全地形车芬兰全国锦标赛

2019年二月,Nita搬到了瑞士,开始在FIM全职工作,作为摩联联络总监和活动总监。和她作为记者有点类似,Nita在FIM的工作也来得有些意外。“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可震惊了。我记得是芬兰独立日(2018年12月6日)的时候,FIM主席Jorge Viegas给我打电话。他问我要不要来FIM的管理层工作。其实之前他就问过我要不要来总部工作,但是我没觉得真的有可能。他问我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他说了他非常希望我来总部,我也很适合做管理工作,因为我很多事情都很熟悉。我有媒体经验、有竞赛经验、有活动组织经验、还是芬兰摩联的副主席以及理事成员,他觉得这些都给了我足够的能力在FIM工作。我当时没有很多时间细想,我们挂了电话半个小时他们就发了新闻稿。我跟他说了我得想一想,但是Jorge了解我的,我肯定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所以他们直接就发了新闻稿,我都还没有顾上告诉我的家人和我们委员会的成员。他们有些人看新闻才知道我的任命。”

在FIM,Nita和自己团队的两名成员以及其他部门一起合作,组织非竞赛活动,并且架起了各国摩联沟通的桥梁,一通解决各种问题。“作为活动总监,我要负责FIM的非竞赛活动,比如12月刚刚在蒙特卡洛举行的FIM年度颁奖晚会,还有二月马上要在日内瓦举办的委员会论坛。赛车女性论坛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总部的一些特展也由我们负责。”

毕竟我们都有类似的问题,不管是拉美、亚洲还是欧洲,所有的国家遇到的都是差不多的问题。

“而作为联络总监,我要做的就是为111个国家摩联以及六个大洲摩联架起和FIM沟通的桥梁。我们要确保信息沟通顺畅。我们一直都在讨论如何让各地的赛事做得更好。我们的赛事志愿者不够、我们需要更多女性、我们需要更多参赛者、我们需要更多曝光率。这些都是各个国家共通的问题,所以我们一起来沟通讨论寻找解决方案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一起把摩托运动推得更好。

即使是在瑞士做FIM的全职工作,Nita还是没有忘记用自己媒体人的能力多多帮助自己的芬兰朋友们。比如,她现在就在帮助芬兰新赛道KymiRing进行推广,KymiRing是北欧地区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符合FIA一级要求的赛道,将在今年七月举办MotoGP芬兰站的比赛。“如果他们有什么需要,我都会提供帮助和支持。芬兰站的比赛对我们都很重要,我们要一起做好推广。我会在后台尽量提供帮助。同样的,Mika Kallio是我的好朋友,我有时间也会帮他做媒体工作。我现在时间没有那么多,不能每天或者每周都做,但是有空一定会帮忙。”

2019年八月,Nita在MotoGP组织的KymiRing测试 © Aleksi Halen

一腔热忱,造福他人

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Nita为了自己的论文采访了50位赛车运动世界冠军(后来她又继续着自己的研究,共采访了70位世界冠军),并且将研究成果编撰成书——所向披靡(Invincibles)。她还为四届WRC世界冠军Juha Kankkunen撰写了传记。作为成功的记者和作家,Nita自己的成就也相当令人钦佩。她和这些世界冠军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对于赛车运动的热爱。“不管是作为车手还是作为工作人员,热爱都是获得成功所必须的。不管你做什么,你首先还是需要对它有热情。你必须要能付出努力获得成就。如果你喜欢你所做的事,要做好就容易一些。所以我觉得我从这些冠军身上看到的主要的一点就是这个。如果你一生想要有所成就,你必须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我觉得我一直是这样。如果你不愿意花时间花精力把一件事情做好,那也没有做的意义。我们希望别人从我们的工作中获益。比如对于我来说,作为女性委员会的主席,作为联络总监,我都是在帮助别人达到他们的目标。作为记者也一样,虽然记者不是我梦想的职业,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帮助车手们获得应有的曝光率,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所以最终我都是在帮助别人,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机会。这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一件大事,也是我不断努力的动力。”

Nita与Dorna媒体总监Ignacio Sagnier及Juha Kankkunen传记 © Ignacio Sagnier

我不想向别人证明我作为女人可以做好我的工作。我工作努力不是为了让别人看到我会做什么。我一直就是很努力。对于我来说好好工作,全力做一件事情本来就很重要。

Nita有FIM全职工作、女性委员会主席、以及芬兰赛车运动等等大事要忙,这么多事情,她如何忙得过来并且都做得很好呢?“我家里人都有创业精神,所以我总是可以跟我父母学习。基本上就是全天24小时不停歇工作。不过如果你热爱你的事业,那做多少都不算工作。我们赛车运动,就不能一天八小时。比赛都是在周末,都不是上班时间。但是我就算不去现场工作,我也会看MotoGP或者其他比赛。我的各项工作是互相支持的,所以工作多一些并且都做好也不是特别难。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即使我手里有很多事,也要把每一件事做好。我刚来的时候我们也讨论过女性委员会需不需要一个新的主席。我们决定我先兼任一年看一下。后来发现因为我的工作都是互相支持的,我现在来了总部反而更容易兼顾了,我可以和我的助理Anne-Laure Rey面对面工作,比以前还轻松了。所以我可能还会继续做一段时间委员会主席。”

2015年,Nita在Rijeka赛道参加Pentti Korhonen赢得南斯拉夫大奖赛40周年纪念骑行活动2015年,Nita在Rijeka赛道参加Pentti Korhonen赢得南斯拉夫大奖赛40周年纪念骑行活动

虽然Nita没有实现自己的第一个梦想,成为一名车手,但是她依然会在闲暇时间享受骑摩托的乐趣,她还会时不常外卡参加比赛,参加训练营,或者参加纪念活动在专业赛道骑行。她让众多女性实现了自己的赛车梦。我们希望通过她的努力,可以有更多女孩子勇于追逐自己的赛车梦,在这项运动中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 Peter Ziegler© Peter Ziegler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