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采访] 姐踩过的坑,不能让小妹妹们再踩一遍

© 本文全部配图,包括封面,来自Christian Bourget

MotoGP收官战瓦伦西亚站包括MotoE的两场比赛,我们和专注报道MotoE技术和新闻的意大利媒体EPaddock.it一起对MotoE(也是MotoGP围场里)唯一的女性车手Maria Herrera进行了联合采访。来看看小姐姐对MotoE这项新赛事以及自己的职业生涯都有什么要说的吧。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即将结束,在过去的十年里,世界摩托车锦标赛的赛场上有两位女性参赛并获得过积分,Maria Herrera就是其中之一。她在2013赛季的阿拉贡站外卡参加Moto3,之后在2014年又以外卡身份参加了三站,接着在2015至2017赛季参加了三个赛季的Moto3。2018年她离开了大奖赛的赛场转战World SuperSport 300 (SSP300)。今年,她回到了大奖赛的赛场,参加MotoE世界杯的比赛。

仅仅用“参加过2015至2017赛季三个赛季”形容Maria的Moto3征程,也是把她职业生涯中的困难太过轻描淡写了。她的2015赛季确实算是相对简单,那一年她跟随Laglisse车队比赛,使用Husqvarna厂车。但是到了2016年,形势就急转直下。她的车队退出了Moto3,她不得不买断车队成为了老板车手。2017年,她加入的新车队又一次赛季中途退出比赛,她不得不再次接管车队。这样的经历让她格外注重自己现在在Angel Nieto车队两年合同的稳定性,“如果你在一个车队很多年,你就不需要有太大的压力急于求成,而且你知道你现在的努力也是为明年打基础。我现在想到明年,我就知道我有一个好车、一个好的团队。我觉得对于女车手来说很重要的一件事是她的团队要相信女人也能拿世界冠军。现在很难找到相信我们的车队。”

作为女性在寻找车队时常常不是一个加分项。不过对于有些女性车手,性别倒是可以为她们带来不同寻常的赞助商。然而Maria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目前她还没有过赛车圈常见赞助商之外的个人赞助商。“我没有传统赞助商之外的赞助商。老牌摩托赛事赞助商Repsol曾经是我的赞助商,但是我离开Monlau之后(Maria在CEV时代的车队,背后是Monlau学院)他们就不再赞助我了。”

而在有赞助商之前,车手们最初的资金通常来自自己的家庭,从事这项危险的运动也离不开家人的支持,因此我们常常看到他们的家人跟随他们一起征战全球。大多数MotoGP的观众现在都会很熟悉Julia Marquez,八届世界冠军Marc Marquez和两届世界冠军Alex Marquez的爸爸。他是本田厂队劈房里的重要存在(明年兄弟两人共同出战本田厂队,爸爸更是要成了劈房第一要人)。Maria的爸爸Antonio也陪着她一起参加比赛。前面说到的需要Maria自己接管车队的时候,都是爸爸辛辛苦苦去拉赞助。“我的家人在我的生涯中一直支持着我。从我六岁开始,他们每年都陪着我为我加油,我们会一起去赛道,就像今天一样。我的家人这周末都在。我很幸运,我爸爸从他二十岁的时候开始骑车。他相信我,相信我作为女孩子也能成为优秀骑手。有的时候围场反而才是问题所在,围场里的人不一定相信我。但是我的家人每站比赛都陪着我。

正如前面提到的,Maria的职业生涯远不是一帆风顺,而在最艰难的时刻,也正是她的家人给她力量继续前进、不断努力、追逐自己的梦想。“我肯定有很多黑暗时刻。但是我的家人在那些黑暗的日子里都一直支持我。我不断努力,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为了自己的目标。我希望成为世界冠军,希望至少可以继续追逐赛车梦。有的时候你对团队要求太多的话,他们不一定总能支持你,这对我来说就很困难。我让大家看到我跟男孩子比赛我一点都不差。如果有一辆好车,我让大家看到了我也可以赢。当年在西班牙全国赛事中,我和Pecco Bagnaia(Pramac Ducati现役MotoGP车手)以及其他一些男孩子都较量过,我那时候比他们都快。”

另一位过去十年在大奖赛征战过的女性是Ana Carrasco。2015赛季是她在Moto3的最后一年,2017年她转战SSP300并在2018年成为了第一位女性摩托车世界冠军。今年SSP300有四名女骑手,Maria今年也在WorldSSP参加过几站比赛,但是在大奖赛的围场里,Maria在2015赛季加入之后,就再也没有新的年轻姑娘参加过比赛了。同样的,现在在各种‘通向MotoGP’的比赛或选拔中(各地的Talent Cup以及红牛Rookies Cup),也没有足够的小女孩支持未来几年有女性骑手进入大奖赛的可能性。对于女性来说,进入MotoGP是不是越来越难了呢?“在一些更低级别的赛事中我倒是见到了越来越多的女孩子。我很高兴看到她们参赛。可能她们看到了我和Ana然后就希望像我们一样。但是进入世界锦标赛确实很难。你必须要比男性车手优秀两三倍才能让人注意到你的才华。而且如果没有赞助商的支持,资金的压力对一个家庭来说也非常大。像我们家就没有能力自己负担。想要在围场里看到更多女车手而不是伞妹确实不容易。” Maria不光是欣慰于有更多的女骑手,因为她自己职业生涯中遇到了诸多困难,她也希望可以帮助女孩子们扫清一些障碍。她是西班牙摩联(RFME)女性训练营的教练之一,未来她还希望自己可以投入更多,“我希望可以成立一个骑手夏令营,主要帮助女孩子,当然也可以收男孩子。我觉得我一路走来有太多风风雨雨,我希望可以帮其他女性走出更好的职业道路。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想法,现在我还是先专注我的职业生涯。”

她们必须要喜欢骑车这种感觉,那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就不能再骑车了,所以必须享受当下。要相信自己,想要成为世界冠军就向着这个目标努力。

——Maria Herrera致年轻女骑手

2018年MotoE世界杯启动的时候,Maria找到了回到大奖赛围场的路。但是MotoE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新的,Maria也花了一些时间适应这款新车。“第一次骑上MotoE的时候就觉得很棒。不过MotoE的车很大很沉,车把的位置对于我原来的骑行风格来说有点远。我需要调整一下车把的位置。MotoE的车必须要骑得非常平滑,和SSP600的车比较像。我喜欢这种骑行风格。不过对车子的调整会有过分明显的反馈,我们必须要找到合适的设定才能有好的圈速。而找到了好的设定之后骑行风格也就不能有更多调整。MotoE的车很沉所以刹车点非常不一样。” 在Misano, Maria和车队的努力换来了好成绩。Maria刷新了自己在MotoE的最好成绩,在两场比赛中分别排在第六和第五。“在Misano的时候我感觉很好。我们找到了合适的设定,非常适合那条赛道。车队帮我把车把调近了,这是我成绩提升的重要一环。

MotoE的比赛仅有七圈,要取得好的比赛成绩,排位、发车以及第一圈就尤为重要,“发车和第一圈,以及发车位置都很重要。比如Misano的时候,最快的其实是Di meglio,但是他从后排发车,时间根本不够他抢到前面。这对正赛来说真的很重要。发车之后当然还要专注于在第一圈保住一个好的位子。”

在瓦伦西亚,由于比赛在十一月进行,最高气温仅在十五度上下挣扎,甚至掉下过十度。Maria由于低温一直受到后轮抓地不足的困扰。低温的问题也让九届世界冠军Valentino Rossi在周五遭遇了两次摔车,他也抨击了瓦伦西亚站的时间。这个时间当然是因为赛历越来越长。但是,其实MotoE并不跟随完整赛历参赛,最初宣布的MotoE赛历中也没有瓦伦站。我们不禁有些好奇,如果没有三月的大火,如果比赛照常在Jerez揭幕、在Misano收官,Maria的赛季会是什么样的成绩,是否会比总积分27分排名第14好很多呢?

但是生活中没有如果,Maria也已经和MotoE世界杯一起创造了历史,明年她将和车队一起创造更多历史。她同时还在积极寻求机会回到WorldSSP的赛场上创造历史。现在她可以利用冬天的时间好好休养自己的膝伤,在假期和朋友滑滑雪,并为了2020赛季努力训练。我们期待明年可以看到她在WorldSSP和MotoE双线作战!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