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春节特辑二】平行人生——专访摩女陈玲

【牛年春节特辑一】从黑白键盘到黑白格旗

正月初七,我们继续春节特辑,为大家带来摩女陈玲的故事。

© 全部图片由陈玲提供

对于赛车圈里的很多人来说,赛车是一种生活方式,围场成为了他们家庭的一部分。但是对于陈玲来说,赛车和家庭,则像人生中的两条平行线。

平行线:飞驰人生 

来自江苏常州猛将村的陈玲,小时候只是把摩托车当成了一种通勤工具。骑着父母的摩托,小陈玲可以去买东西,可以出去兜风,但是对比自行车、三轮车,摩托车也不过就是一种玩儿,没有什么更多的不同。

但是到了2010年,当陈玲接触了越野摩托之后,一切都不同了。猛将村的朋友带着她去看了他们的越野摩托练习,腾空飞起的越野摩托让陈玲眼界大开,她第一次知道摩托车本身也可以这么有意思,而不光是一个载着自己去玩儿的交通工具。“我们村里的朋友说在玩摩托车,带着我去看他们玩儿车的地方。他们在我们附近十几公里包了个山头,弄了一块越野场地。我就跟着去看了,觉得他们好厉害啊,还能飞起来,飞得比我家房子都高。我当时就想摩托还能这样骑啊。后来我又去看,也很想上手玩,就这么开始玩儿越野摩托。”

而从陈玲接触越野摩托,到站上赛场,也就仅仅只过了一个月。“我和他们玩儿了一个月,可能就练了五六次吧。有一个车队说可以赞助女性车手,他们说我很有天赋车感很好,就让我去广州比赛,我就想那就去玩玩吧!”

朋友们带着陈玲开始了越野摩托体验,后来,同样的一群朋友又让陈玲来到了公路赛的赛场上,而这之后,陈玲一赛就是八年。“我的朋友后来玩儿特技摩托,我就跟着玩特技;再后来他们开始玩儿公路赛,我就又跟着他们去看,而且也玩儿了起来。他们给了我一个旧皮衣,皮衣太大了,就在里面穿很多衣服撑起来。一开始我也不会压弯。”

和越野相似,陈玲的第一场公路赛赛事,也在很少的几次练习之后就开始了。虽然一开始因为经验不足经常摔车,但是陈玲速度依然非常快。“我在扬州一个小赛道玩了两次,人家就又喊我去比赛了,是个Aprilia的统一赛。我又是抱着玩的心态就去了,一场比赛摔了两次,但是还是特别快,脑子里就是冲劲,前面不许有人。2014年有一个上海的车队看上我,我就去上海练车了。本来应该练个半年到一年才参加比赛,结果又是练了五六次的时候车队其他车手受伤了,就让我顶上,我就又上了。我一直算是以赛代练吧。”

在公路赛之前有越野的底子,让陈玲在赛场上协调性和灵活度更加出众。“公路赛主要就是左右压弯,越野就是各种动作了。越野需要车感好,你是滑着进滑着出的,场地都是不规则的,要靠整个身体去控车。我其实一直特别喜欢越野,感觉没有什么规则,有点土就能跑,小飞坡也可以。我跑越野的时候也没有女子组,也没有新手组,我飞不起来人家特别专业的都从我头顶走!”

陈玲的赛车生涯总是始于突然的“赶鸭子上架”一般的机会,而她的赛车技术也因为短暂的练习时间基本来自于“自学成才”。以赛代练造就了她独特的骑行风格,但是她也会从世界上最专业的的年轻人们身上学习赛车的胆量和精神。“一直没有真正的手把手教我的师父,我骑车的习惯也和别人不一样,很难跟着别人学。我不懂的当然会去问,别人会告诉我他们怎么做的或者理论是什么样,然后还是我自己去试。我很喜欢看Moto3那种大家水平差不多、拼斗激烈的比赛。我看他们其实能学的技术的东西并不多,我能学的主要是人家的胆量、斗车的方式,每次看人家比赛之后就觉得自己也能特别拼。”

平行线:上有老下有小 

过去十年当陈玲的赛车生涯不断发展时,她的家庭生活也在同时平行展开。

越野摩托来到陈玲的人生中时,正是她的婚姻生活不尽美满的时候;而当陈玲刚刚生下女儿并且结束了短暂的婚姻之时,公路赛又来到了她的面前。如果在不同的境遇下陈玲和赛车相遇,或许她生涯的发展会有所不同。“我生完孩子六个月的时候和朋友去了赛道。我比赛的同时还要供养父母和抚养女儿,我如果在车队上班、靠赛车赚钱,那也就是我自己勉勉强强过而已,肯定不够养家。如果我年轻一点,没有结过婚,也没生过孩子,家里老人也不用我管,那可能是会不太一样。”

陈玲真正养家的工作,其实也没有离开摩托车。她是南京三家摩托经销商(川崎、KTM、春风)的市场活动主管,日常忙碌的工作让她依然没有更多时间训练,而是延续着自己“以赛代练”的风格。“我一年少说十场比赛,每个都有自由练习,就算是练车了。每年基本上四月到十二月会出差做培训、接受邀请去展会、发布会。我的工作好在不用在店里坐班,我把事情安排好,在线响应人家的需求,然后活动当时在场,就可以了。我们的活动有时候是带客户去骑行,有时候是厂家安排我们给车主培训。”

作为中国经验最丰富的的女性车手之一,陈玲也带领过更年轻的姑娘们进入赛车的世界。“几年前南京的一个赛道邀请我帮他们办过女性车手的培训活动,我就组织了好多女孩子,一天培训,一天比赛。”但是,有一位小姑娘很可惜大概不会继承陈玲的衣钵,那就是她八岁的小女儿。“我女儿一岁不到的时候,我觉得她性格像我,也想让她玩玩车。我送她去过minimoto的儿童培训,人家不感兴趣,那我也不能强求啦。而且培养车手很贵很花时间的,中国的赛车经济也不发达,我也没有时间教她,应该是说时间和经济上都不允许。我家里如果情况不是现在这样,我大概也可以一边比赛一边培养女儿成为车手。”

在陈玲的工作和比赛之外,她依然会享受摩托骑行的乐趣。她在台湾、海南、新疆、泰国很多地方都摩旅过。“我特别喜欢摩旅,将来老了不赛车了,可能会隔一两个月就花十天半个月去摩旅,更美的地方肯定要跑很远。”

如果没有人抢号码,通常陈玲会选择11号作为自己的号码。她说这是她很喜欢的一个数字,11就是两条平行线,就像人与人之间,平行线一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能永远陪在旁边,是最好的,不一定要有交集。陈玲自己的家庭和赛车就像她人生中的两条平行线,虽然因为家庭生活没有让陈玲成为一名职业车手,但是她从没有放弃过赛车和摩托,她将永远是摩女陈玲。

下周五是正月十五元宵节,我们将为大家带来春节特辑的最后一期中国女性骑手故事——2020杜卡迪超级杯挑战赛总冠军贾天双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