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汽联Girls on Track – Rising Stars项目车手专访(一)

六月,国际汽联女性委员会宣布启动Girls on Track – Rising Stars项目。二十位年轻女车手将进入该项目,通过一系列选拔,最终最优秀的一名,将有机会进入法拉利青训并在法拉利的支持下参加2021赛季F4的比赛。

我们与参与项目的车手们进行了问答活动,将从本周开始陆续推出,今天送上的是英国车手Jessica Edgar和西班牙/比利时/荷兰车手Maya Weug。

Jessica Edgar——四代赛车传承

英国15岁的小车手Jessica Edgar来自赛车世家,从祖爷爷开始四代人都是车手,她自己也不例外。2019年,Jessica代表英国参加了首届FIA世界赛车运动会,2020年她入选了英国赛车学院。

图片 © Chris Walker (Kartpix.net)

Paddock Sorority(PS):给我们讲讲你第一次接触赛车的契机,以及怎么开始开卡丁的吧?

Jessica Edgar(JE):我最初接触赛车是看我爸爸赛卡丁车。我们一家人会全国各地去比赛。我爸爸赢过很多次全英锦标赛。我自己四岁开始开卡丁,第一次开是在我们当地的Rawrah赛道。爸爸带我去了赛道,用绳子绑着我跟在我后面跑,这样我不至于从车里飞出去!

PS:自己第一次开卡丁是什么样的感觉还记得吗?

JE:第一次开我自己其实记得不清楚了,我倒是记得第一次和我堂哥Jonny(红牛青训车手Jonny Edgar)在Fulbeck赛道赛Bambino。当时我住在叔叔家,因为我才四天大的弟弟Jorge病了,爸爸妈妈带他去了医院。叔叔带我去赛道比赛是为了让我不要想家,不要想爸爸妈妈。

PS:是什么让你决定要做职业车手呢?目前的职业目标是什么?

JE:我2018年进入Mini X30组别的时候决定要成为职业车手的。我在全英锦标赛和LGM系列赛成绩都很好,信心倍增。我希望将来至少要参加W Series,也非常希望进入F1。

PS:有没有哪位车手是你的偶像?他们对你自己的赛车生涯有什么影响?

JE:我倒是没有特定的偶像,不过我很佩服我堂哥Jonny,我从小一直看他的比赛,也一直追逐着他的脚步。早年他也给了我很多帮助和建议。

Jessica和弟弟Jorge以及堂哥Jonny在一起
Jessica和弟弟Jorge以及堂哥Jonny在一起

PS:你的家人是如何支持你的赛车事业的?

JE:我爸妈会来看我和弟弟Jorge的比赛。家里四位老人也常常会去看比赛,我爷爷和奶奶以前也赛卡丁,所以还能给我很多建议和帮助。我们家的家族企业是我的赞助商。我的名字要用J开头因为我们一家子名字都是J. Edgar!

PS:来自赛车世家会不会有很大压力?还是给了你更大动力?

JE:我不会因为家里的赛车传统感觉有压力,我的压力都是自己给的,我希望取得好成绩。

PS:目前为止职业生涯中最美好的记忆是什么?

JE:最好的记忆是赢得了英国锦标赛在Wigan的双日赛。两天里我都在小组赛遇到了困难,但是最后能在两天都赢得决赛。另外还很特别的是那两天我全家都来看了我的比赛。

Jessica在Wigan的冠军领奖台

PS:现在在如何准备十月份的选拔?

JE:我会做日常的体能训练,居家隔离期间我的车队Fusion Motorsport还组织大家线上一起训练。我的体能训练师就是我爸爸以前赛卡丁的时候的训练师。我每周会去我们本地的体育中心训练两次。现在比赛又开始了,也可以让我的能力不断提高。作为英国赛车学院的成员,我也会和英国赛车学院一起努力从各个方面提高我作为车手的能力。


Maya Weug——三国加持的Richard Mille青训车手

16岁的Maya Weug从小在西班牙长大,有一个荷兰人爸爸和一个比利时人妈妈。她从七岁开始赛车,现在作为BirelArt厂队的车手参加WSK欧洲系列赛OK组别的比赛。2018年,Maya入选了Richard Mille青年学院。

© 除特殊注明,图片均由Maya Weug提供

Paddock Sorority(PS):给我们讲讲你第一次接触赛车的契机,以及怎么开始开卡丁的吧?

Maya Weug(MW):我小时候会看我爸爸的卡丁车比赛,我挺喜欢看的但是对别的比赛就没那么有兴趣了。我自己从七岁开始赛车,当时是因为圣诞节获得了一辆卡丁车,我和我弟弟就去附近的赛道试车。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开卡丁。现在我水平不错,我也很开心自己还是一名赛车手。

PS:那次是什么样的感觉还记得吗?

MW:我记得他们跟我说慢点开,因为轮胎很凉。所以我真的开得很慢,可能你跑步都能超过我。那就是我第一次的卡丁记忆了。

PS:那后来是什么让你决定要做职业车手呢?目前的职业目标是什么?

MW:我第一次区域级的比赛就拿到了第二名。那时我意识到自己速度还挺快的。于是我就开始努力训练,在赛道上也更追逐速度。我从西班牙全国锦标赛进入了国际比赛。从一开始我就希望在国际舞台上和最好的车手们同场竞技。当我开始赛WSK和欧洲锦标赛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真的很快,我可以成为职业选手,于是我决定要从事赛车运动。这是我的梦想。进入F1当然好。现在有这个Rising Stars的项目,对于女孩子们参与赛车运动并且晋级F1是个很好的机会。我希望抓住这次机会,职业生涯更进一步。

PS:有没有哪位车手是你的偶像?他们对你自己的赛车生涯有什么影响?

MW:我很敬佩勒克莱尔。他速度很快,而且总是很认真。我们BirelArt车队在意大利测试的时候我见到了他,他当时也在测试。

我还挺喜欢维斯塔潘的。他是很好的车手,在赛道上很激进。

PS:你的家人是如何支持你的赛车事业的?

MW:他们从一开始就给了我很多支持。我爸爸会一直陪着我在赛道上,我妈妈也很支持我,她不会害怕什么的。我弟弟也一直会看我比赛。我的祖父母们也会帮助我,有时候如果我父母需要工作,他们也会来看我比赛。

PS:目前为止职业生涯中最美好的记忆是什么?

MW:选一个还挺难的。赢下WSK总决赛挺棒的,那是我第一次在国际赛场赢得比赛。我们又是小车队,我是车队唯一的车手。那一整年我都很努力,最后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

© SPORT IN PHOTO

入选Richard Mille青年学院也很棒,他们给了我机会可以和他们合作两年。

© Eduard Cartañá (@fotocar13)

现在我当然希望最好的记忆可以刷新成加入法拉利青训。

PS:平时怎么平衡上学、训练、以及比赛?

MW:还挺难的,不过我过去九年都是这样,也就适应了。我去参加比赛也不是只有周末去,通常周三周四就要去,然后周日比赛完,周一到家都很晚了,周二再去上学。我会努力做好作业,有时间也会玩儿。目前进展还是不错的,学校成绩也很好,赛道上成绩也很好。

PS:一般小车手从卡丁到单座赛事的转型会有什么挑战?对你来说有什么挑战?

MW:首先钱是一个大挑战,没钱真的没法赛单座。驾驶本身也更难了,单座的刹车很不一样,整个驾驶的要求会不一样。我也在适应,从卡丁到单座是很大的跨越。训练方面我以前也在训练颈部和手臂力量,这些训练是不会变的。

PS:现在在如何准备十月份的选拔?

MW:居家隔离期间我会做模拟器训练,每天也会有体能训练。第一阶段选拔是卡丁,所以通过我日常在BirelArt的比赛就可以训练了。为了准备F4的训练营,我会在模拟器上做很多训练。

© SPORT IN PHOTO

– End –

下期预告:下期将为大家带来的是瑞典车手Milla Sjöstrand和法国车手Doriane Pi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