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月经期怎么就不能上领奖台了?

原载motomatters.com, © Tammy Gorali, David Emmett
原文:Part 1 / Part 2

在此前我们的文章中,曾经介绍过唯一在单人摩托场地赛中获得世界冠军的西班牙车手Ana Carrasco。2019年,她在世界摩托车锦标赛World Supersport 300 (WSSP300)组别中继续参赛,不过她的卫冕之路并不顺畅。她在Aragon的第一场比赛中摔车退赛,第二场在Assen的比赛中仅第八名完赛。最终在赛季中Ana拿到了两场分站冠军、外加三个领奖台、以及一次杆位,总成绩排名第三。

2020赛季,Ana Carrasco还将继续留在WSSP300组别。这个组别的赛季本来下个周末就要在西班牙的赫雷兹开跑了,但是由于瘟疫的持续蔓延,赫雷兹的比赛已经被推迟到了十月23-25日。

以色列MotoGP解说员Tammy Gorali在近期对Ana进行了采访(采访中同时包括与她的主技师Nicola Sartori、WSBK五届世界冠军Jonathan Rea以及Rea的主技师Pere Riba的对话),我们也获得了MotoMatters.com的网站授权进行了中文翻译和发布,来看看她们都说了什么吧。

© Steve English
© Steve English

每年都要重新扎扎实实做起

Carrasco和Gorali首先聊了聊2019赛季。“这个赛季的开始和我们的预期很不一样。头两场比赛我们不太走运。比赛周末各方面都不太好,最后的成绩也不理想。虽然与预期不相符,但是我至少觉得自己还是很强的,我觉得我们的团队也做得很好。在伊莫拉和赫雷兹我们终于上了领奖台,后来也在不断进步。我感觉很不错,觉得自己是发车格上最强的车手之一。我本来希望最后几站还都可以在争夺总冠军的。我们这个组别就是这样的,比赛只能一站一站去看,一点一点来。

Carrasco拿到总冠军的2018赛季其实受到了很多干扰,赛会方为了保证本组赛车之间水平的平衡在赛季中间进行了规则变化。2019赛季这种意外倒是没有了。“2019年规则没有变确实是好事。不像之前,每站都觉得要疯了。现在很稳定,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大家都可以好好调车。我自己也可以专心训练提升,和赛车配合也更好。”

WSSP300组别中赛车水平非常接近,每场比赛都异常激烈,比如上面说到Carrasco第八名完赛的Assen站比赛中,19名车手挤在第一集团。这样接近的激烈竞争也让Carrasco改变了自己的训练和生活,她搬到了巴塞罗那,这样可以更好地进行训练。“我的训练强度和以前是差不多的,搬到巴塞罗那是为了和我的团队更近,也对具体的训练内容有所调整。我跟Ricky Cardus(前Moto2车手)合作很多,在他的越野车场进行越野摩托的训练,这样我在赛场上可以更激进。我们的组别水平太接近了,很多时候一堆人挤在一起,要超到前面需要激进一点的风格。一月的时候这方面我做了很多相关的训练。”

Carrasco一天要进行4-6个小时的训练。“我的体能水平这方面主要是和体能教练一起练。跟前一个赛季比我觉得我进步多了。”

赢下世界冠军之后有没有觉得人们的态度变了呢?“现在感觉平台更大了,车迷也多了,媒体活动也多了。但是这都是可以预期到的,来到围场还是照常,每个赛季都是重新开始书写历史而已。

Carrasco的成就——成为第一位赢下世界冠军的女性骑手——却并没有得到一致的叫好声。某些所谓车迷绞尽脑汁找理由来诋毁她的总冠军,或者弱化她为了冠军的付出,“不过是个WSSP300的冠军而已”“她体重轻有优势啊”“她车子比别人好啊”,之类这些。Carrasco才没空理喷子们的胡言乱语。“我不知道,其实我也不在意,我们大家都是平等规则竞争,我的体型就是这样,因为我轻还带了配重。好在反正300cc的车还比较小,加了配重从体能上并没有影响我自己的骑行和对车子的掌控。”

这些山顶洞人还搬出了人身攻击:“她战胜了男人肯定她自己也不是真女人啦”“她其实就是想当男人吧”“她肯定是同性恋吧”。对于这些,Carrasco一概都是蔑视和忽略。“就好像我们是这项运动中的姑娘就怎样了,而且说得好像同性恋有错似的,又或者我是抢了男人的工作。”

好在,大多数人对于Carrasco的成就都是恭喜和欢迎的,她自己也有点惊讶这个世界冠军为她带来了多少关注。“我知道会有点热度啦,不过没想到这么火。对我来说也是大事啊,我出门在外好久,做了很多媒体活动。不过整体肯定还是很开心,因为大家都为了我的成绩而开心,这当然是好事。时间上来说是很难办,不过这都不是事儿。”

那具体怎么调整的呢?“这种热度我也愿意接受呀,媒体报道还是很正面的。大家都知道女孩子拿了世界冠军,不是一场比赛的冠军,是赛季总冠军。我没感觉有压力,因为我知道每年都是积分清零,以前的成绩都不算数。每年都要重新扎扎实实做起。

作为第一个赢下世界冠军的女性车手,也为Carrasco带来了责任,她倒是没有让这些影响她。“我还是该怎样就怎样。我不会觉得我是大家的偶像什么的。我的工作是做一名车手,这是我想要的,我要比出好的成绩,别的我不在意。”

Ride Like A Girl

说到女性车手,常常话题就会延展到围场中的全部女性,以及伞妹的话题。Carrasco并不觉得这是个需要争论的事情。“也是一项工作而已啊,她们也是喜欢做才做啊。我觉得没什么,所有职业都应当被尊重。我是车手,她们是伞妹,每个职业都很正常。男人女人其他什么,都一样。”

Carrasco对于喷子们的回应之一,就是给自己用上了“像个姑娘一样骑车Ride Like A Girl”的口号,并且把口号穿在身上庆祝自己的总冠军。别人把这句话当成性别歧视的武器,她却反过来响亮的耳光打在他们脸上。“我们西班牙人说这话的时候是贬义的,就好像说你不行是的,所以我们想用我的总冠军改变人们对这句话的看法。我要让大家知道,我是个女人,我战胜男人赢了总冠军,我们要让你们都一起改变。别人总是想方设法弱化女性的角色,但是我们不要这样。我今年有一次上领奖台的时候还在来月经呢。”

那么对于小女孩们的楷模作用呢?“有更多小女孩把我当榜样,很多人因此开始骑车,她们的家长也会更支持她们,因为大人也看到了我的成就。有个女性车手在顶级赛事有好成绩对于小朋友来说是好事,她们会知道她们也可以做到。不管小男孩小女孩来看我我都欢迎。”

让更多女孩子骑车在很多人看来是扩大这项运动影响力的方式之一,但是怎么达到这个目的,大家的意见是不统一的。五届世界冠军Jorge Lorenzo的爸爸Chicho觉得,做专门的女子赛事是正确的方法,这样女孩子们竞争环境不会太恶劣。而别的人觉得要改变竞争环境,是让大家都一起公平竞争,最好的车手胜出晋级。

Ana Carrasco更加同意第二种观点,但是她也同意在非常低阶的竞赛中,是可以有专门的女子赛事的。“世界锦标赛肯定不能分男女。我肯定想继续在我现在的竞技水平上较量。但是对于刚刚开始比赛的女孩子来说,比如红牛Rookies Cup那个级别,有女子赛事的话,她们可以更好地展示自己,更好地学习比赛的技能,找到自己前进的方向。我自己是不需要了,想要做到最好,肯定是和最好的车手们较量。”

Carrasco认为自己的职业发展路径其实就是最好的证明。“我就证明了要想成为世界冠军,一定要从一开始就和最好的车手们同场竞技。”但是这不意味着各个赛事方和FIM官方不应该去鼓励年轻的女孩子们参与竞争。“要改变人们的看法,这不是男孩子的运动,女孩子也能玩儿。必须给女孩子从一开始就给予更多的帮助。FIM要长期帮助女孩子们,不是说一年的支持就够,这是十年计划,长期支持才能帮她们为了世界锦标赛做好准备。

意大利锦标赛CIV即将增加的垫场赛事SSP300女子杯或许是个起点。“我听说有一个新的赛事,对于小女孩们来说是很好的起点。当然我的意见还是,下一步一定要进入CIV正式的300cc组别,或者进入世界锦标赛。” (也是非常巧了。我们下周的内容刚好是介绍Women’s European Cup女子杯并且带来赛事主管Sandro Carusi的专访。敬请期待。

Carrasco会愿意看到女子锦标赛,或者混合赛事里专门的女性车手车队吗?“我觉得我们不能忘了我们是车手,男性女性没有区别。女子杯这种赛事帮助年轻车手是好的,但是最终重要的还是让她们能达到世界锦标赛的竞技水平。如果有车队愿意给高水平的车手机会进入到赛事里,当然是好事!”

现在还不是升组的时候

对于Carrasco来说,她本来有升入World Supersport (WSSP)组别的机会,但是她最终没有选择升组。“我想过升组,但是必须是合适的时机。现在在600cc里,川崎的车子并不是最好的,我打算等他们有一辆能赢的车。2018年Lucas Mahias还在争夺总冠军,可是2019年他就比较挣扎了,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也不想换其他车厂。我可以等。

回到Moto3也是个选择,但是Carrasco也没觉得是太好的选择。“我不知道,目前我是希望至少再赛一个赛季的WSSP300,因为我觉得我可以拿下总冠军。2019年运气不好,所以我想再试试,我觉得我还可以成为冠军。那之后我可以走,我暂时不知道Moto3和600cc哪个是正确的选择,但是现在肯定是要不断努力进步,然后再说2021。”

让Carrasco想要升组的一个原因是她想要参加更多的比赛。目前WSSP300的比赛只有十场(因为WSSP300不参加欧洲之外的赛历)。“我觉得有跟Superbike组一样多的场次就完美了。13-14场比赛是很好的赛历,车手们如果不小心犯了错误,还有足够的机会补上分数。我觉得这也是赛事方的目标,今年就比2019赛季多了一场比赛,以后多纳应该还会再增加比赛的。”

让Carrasco更愿意进入WSSP而不是回到Moto3的一个原因就是想要继续跟着川崎。她很感谢车厂给她的支持。“他们让我有机会可以赢,他们也不断鼓励我,我很感谢他们。没有川崎我肯定赢不了总冠军。我希望继续和他们合作。”

在川崎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有五届WSBK总冠军Jonathan Rea做同厂队友。他也给了Carrasco很多帮助,他们的合作非常融洽。“我们就像同事一样。2018年的时候他就在帮助我,我觉得他挺喜欢我们这个组别的,他还看我们的比赛,给了我很多鼓励。

Rea的建议和想法让Carrasco学到了很多。“我尽量多向他学习,在我眼里他就是现在最伟大的车手之一,对我来说和他紧密合作当然很有帮助。赫雷兹赛前,他来到我的劈房,告诉我要放松,相信自己的直觉,我们这个组别就是看你的策略,我自己要有感觉。我觉得他说的话对我很有帮助。”

来自Rea的指导,来自自己团队的支持,让Carrasco目前还暂时不觉得自己需要请运动心理学的专家帮忙。“目前还不用。我们车队的氛围很好,我身边的人也都很好,他们知道我在想什么。目前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我有车队、车厂、Johnny的支持让我觉得很幸运。他们待我就像自己的女儿,在这样的团队真的很好。他们就像我的家人,我们工作的风格也很像,我需要的他们都能给我,让我可以不断进步。我很感谢大家所做的一切。车队的所有人都很努力,让我可以去争冠军。

车队好的气氛和Carrasco和大家住得近也有很大关系。她和自己的技师Mara Soto是舍友,她们现在几乎无话不谈。Soto以前在越野摩托的车队工作,后来从自己在川崎的朋友那里听说了Ana Carrasco的团队,她觉得和Ana合作应该很有意思,就加入了车队。Carrasco和Soto的房子在巴塞罗那,距离车队的总部不远,离她的教练Ricky Cardus也不远,这让他们每年有更多的时间一起训练,为了赛季做准备。

左起Soto, KRT传媒经理Blánquez,WSBK解说Florensa,Ana,KRT设计师Baró ©Santi Diaz
图中左起:Mara Soto, KRT传媒经理Eva Blánquez,WSBK解说员Judit Florensa,Ana,KRT设计师Txell Baró © Santi Diaz

享受Johnny Rea的赛车

Carrasco的团队是川崎Provec车队的一部分,他们也负责运营KRT WorldSBK车队(也就是Rea所在的厂队)。这让车队可以安排Carrasco测试Rea的川崎ZX-10RR。220马力1000cc排量的赛车和Carrasco自己的川崎 Ninja 400显然非常不一样。“感觉挺好的。整个过程很不错,我第一次骑1000cc的车,所以感觉相当棒。能感觉到赛车的动力相当强劲,刹车点不太一样,车子的刹车也很有力。主要的不同还是我骑车的方式,要在弯内减速更多,平衡一下动力,和Ninja 400很不一样。”

Carrasco考虑到了车子动力会很大,比较意外的是车架的反馈。“我比较意外的是我在车上可以感受到所有的颠簸,对我的操控也比Ninja 400反馈更强烈。感觉就是,车子和车手有更多的沟通,这样其实能更好地把握自己可以怎么做,因为一切都有很好的反馈。你觉得自己感受到了更多,车子传导了更多信息。”

体能上有没有觉得要求更高?“我的手觉得还好的。车子肯定是更难骑,但是我觉得我骑一天没问题。每次再骑肯定会更容易,因为可以放松一点。不过只骑了一次肯定不好评估,因为每次都会进步,我觉得我每一圈都在进步,而我们甚至没有对赛车做任何更改。”

车子的速度差距很明显。“我和Johnny的极速是一样的,大直道都是265km/h。用我的Ninja 400我只有200km/h的极速。但是我这次做出来的圈速和Ninja 400是一样的。”测试前一天晚上下了雨,赛道的条件对于第一次上手大排非常不理想。“主要问题是有一些弯角还有水,那些弯角很麻烦。比如二号弯,我出弯只能骑很慢,因为有水。这种条件适应新车也很难。”

Carrasco很感谢测试ZX-10RR的机会。“这是非常特别的一次尝试,他们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很感谢车队。”

Carrasco还从Jonathan Rea那里获得了驾驭超级摩托的建议。“他给我讲了每个弯角的档位和速度,怎么走线,怎么骑这个车。整个赛道都可以用,进弯要在弯心猛刹,然后利用马力快速出弯。我今天没有紧张,就是个车,一样骑。”

Carrasco测试的赛车,就是Jonathan Rea赢下2019赛季总冠军的车,Rea的主技师Pere Riba为她进行的前期准备。“我什么都没改,她骑的就完全是Johnny的车,100%。我们把油箱的位置挪了挪,因为她矮一点,但是我们的目标不是给她一台完全舒适的车,而是让她感受一下这台车,体验一下这个车的马力。

Riba觉得Ana Carrasco的首秀非常惊艳。“她的速度很好,跟Johnny差不多,可能时速就差八公里。她的圈速不是很快,但是这种车很快很重,需要时间来理解怎么骑,怎么用刹车。最开始重要的还是感受赛车,享受乐趣。”

而Carrasco在WSSP300的主技师Nicola Sartori也帮助了她的ZX-10RR初体验。“两个车最大的不同就是马力。Jonathan的车制动马力有200,她的Ninja 400只有50,五倍的差距哦。要骑超级摩托就必须知道自己的弱点,知道自己弱在速度。进弯时候要在弯中强力刹车,然后用全部马力出弯。而Ninja 400的引擎没有那么大马力,要出弯需要有很强的弯角速度。所以她第一趟出去,会选择早刹车,走圆弧线,在弯中是流畅飞过,而不是大力刹车再大力加速。她只是需要适应。”

Sartori说,这其实是每一个刚刚骑上1000cc超级摩托的人都会遇到的挑战。“车手从最低组别到最高组别主要遇到的问题就是这个,要学会怎么利用大排的引擎优势。她出去跑第二趟的时候就距离正确的赛车线越来越近了,她进步了很多,虽然圈速不一定有很多进步。她做出的圈速和Ninja 400差不多,但是是完全不同的骑行风格,如果大排想骑得更好,她还需要继续适应。”

Jonathan Rea也很好奇,一直关注Carrasco的测试。“Johnny和Ana关系很好,他们也很喜欢看对方的比赛。” Rea的主技师Pere Riba说。

看着Carrasco骑他的车觉得紧张吗?“不会,一点不会,我很为她激动,因为我也记得自己第一次骑上超级摩托,骑上MotoGP赛车的时候,这是很特别的事。从Ninja 400换到1000cc肯定是很棒的感觉,马力的区别很明显,我也很激动呀,别人骑我的车,很好。我和Ana关系很好,我也是她的小粉丝,看到她骑我的车我很开心。”

Rea在赛道边看了Carrasco的测试,看看要不要给她一些建议,但是赛道太湿了,很难走赛车线。“我看了她跑的那几圈,觉得很可惜,赛道条件不理想,走不上赛车线。不过这次主要让她享受一下,跑十圈也不会有太多的收获。如果她能测一整天就好啦,这样她能理解自己和车子的潜力。她现在速度就很好的。”

Carrasco能在WSBK跑一个完整赛季吗?毕竟她个子比较小。“大家总是讲身材,说小身材是优势,因为车子马力大,你自己的流体力学也更好,但是身材小也有劣势,个子太高也有劣势。现在她在WSSP300非常合适,我觉得WSSP都有可能是个挑战。但是她这么有天赋。去年她脑子里面对自己的比赛有清晰的想法。她2018年拿了冠军之后依然有了很大进步,2019年的Ana是我们见过的最好的Ana。2019赛季就是运气不好,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但是虽然这么多困难她还是一直把总冠军争夺坚持到了最后。我们作为车手也没法选自己怎么做,我们也要看机会的。看到她在锦标赛里进阶也很好,现在她该做什么呢?在WSSP300好好发展也可以。”

那Rea觉得Carrasco应该升到WSSP组别吗?“这要看的。我最希望看到她进入Moto3有竞争力的队伍,因为我觉得她的身材骑Moto3也很合适,她现在在这边学了很多。她知道了有一个好的团队有多重要,我觉得MotoGP的围场里这点不好把握的。我们见到有好的车手去了一个车队,车队的人不一定不好,但是气氛可能不好。Ana现在的车队,Provec,是最好的车队之一,车队里的人也都是很好的人。这些她都懂,所以我们走着瞧啦。”

– End –

下期预告:正如上面提到的,我们下周将为大家带来新的女子摩托场地赛事Women’s European Cup的介绍及赛事主管采访。敬请期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