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欢拉力赛的全面性和复杂性

欧洲拉力锦标赛(ERC)的意大利车手Rachele Somaschini先天患有囊性纤维化,但她的疾病从未阻止她追逐自己的赛车梦想。事实上,她甚至依靠自己的赛车事业创办了#CorrerePerUnRespiro (为呼吸比赛)项目,借此帮助其他的病友。我们有幸对Rachele进行专访,来看看她的赛车生涯以及和病魔的斗争中有怎样的故事吧。​

全部图片© Rachele Somaschini

围场姐妹会(PS):最初是怎么接触到赛车的呢?是怎么想到要做职业车手呢?

​Rachele Somaschini (RS): 我第一次接触赛车是2013年在蒙扎赛道,那也是我的主场,我和爸爸搭档出赛Giulietta冲刺赛。我当时有了这个机会,就非常想参加,虽然我还在准备高中毕业考试。在比赛中,我意识到这是我做过的最有趣的事,而且我想再来一次。想成为车手,你总要努力去争取最好的机会,这并不总是很容易的。

PS:最初是从场地赛开始赛车的,后来拉力是怎么吸引你转赛事的呢?

​RS:最开始赛场地赛是因为我爸爸,我后来也参加了四年迷你挑战赛,成绩还不错,在2016年拿到了Cooper S杯的冠军。后来因为赞助商和青训的机会我开始了拉力,转行还挺难的其实。我很快意识到了拉力简直是完全不同的一项运动,但是我也很喜欢,我很努力想要拿到好成绩。对于拉力我最喜欢的就是它的全面性和复杂性,你必须要有很好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因为比赛真的太多变了。 

PS:除了带你入门的爸爸,还有别的赛车偶像吗?

​RS:说来或许太明显,不过我的偶像就是两位在拉力赛创造历史的女性Michelle Mouton和她的领航员Fabrizia Pons,我和她还挺熟的。她们是唯一赢过WRC赛事的女性车组,虽然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依然希望可以尽量接近她们的成就。

PS: 2022赛季是你的第一个ERC完整赛季,在冬歇时你是如何做准备的?

​RS:为了这个赛季我必须要自己寻找赞助商。我本来计划参加2022赛季全部的ERC比赛,可惜我没有找到足够的赞助,所以先选了路线最美的几站比赛。冬天我参加了冰雪挑战赛,这样可以持续训练水平,然后我和我的领航员Nicola Arena一起研究我们的路书方法论。 

PS:对于这个赛季的ERC原本有哪些期待?

​RS:这个赛季和下个赛季我脑子里都有明确的规划,虽然总是会有变数。我希望这个赛季可以尽量多地参加比赛,一开始我定了四站比赛,本来希望找到钱后可以参加更多比赛,可惜后来没能找到更多赞助。每个赛季都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外界看上去可能觉得很简单,对于我来说每天都不断进步是很重要的。

PS:目前在这个赛季中觉得学到了什么?

​RS:今年的第一场拉力是在葡萄牙,那个对我来说就是新地点。我学会了要多注意细节,比赛中要一步一步来,我犯的错误就是因为有太多变数要考虑。总的来说,我知道了比赛不能操之过急,不能太计较结果,经验是很重要的,要尽量坚持到比赛结束。 

PS:给我们讲讲你的训练日程吧,比赛周末又是什么样的呢?

​RS:我每天的训练是围绕我的工作时间进行的。每天早上我会吃一顿大餐,然后吃药、做治疗,然后我去健身房进行日常训练。然后根据当天的日程,我可能会和赞助商开会、或者参加活动、或者去做安全驾驶教练。拉力赛一般要提前五六天到场地,有很多赛车检查、测试、探路的工作要做。我每天早晚要做两次治疗,比赛的时候也不能断。

PS:当你和新的领航员以及团队合作的时候,你最关注哪些点让你们的合作可以顺利开展呢?

​RS:当你在一个团队中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找到友谊和职业关系之间的平衡。比赛中大家要花很多时间在一起,所以形成了很好的私人关系。但是重要的还是大家有共同的目标,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全力以赴,一起实现我们的目标。 

PS:目前你最好的回忆是什么?

​RS:是蒙特卡洛拉力赛,那总是非常美妙的经历。首先,这本来就是世界上最困难的拉力赛之一,而且那里的环境总是那么特别。2019年的蒙特卡洛拉力赛也是我的第一场WRC赛事,我学到了很多。另外一个美好的回忆就是亚速尔群岛火山上的赛段。2021年九月我参加ERC亚速尔拉力的时候跑过,想想自己跑在火山上,是多么疯狂的事!

PS:你的职业生涯中有过困难的时候吗?是如何度过的?

​RS:2022年初我本来计划今年驾驶斯柯达晶锐R5出赛,但是ERC的情况也很困难,我遇到了很多极端天气,很多比赛很困难,成绩也不好。另外2020年的时候我住院住了很久,我当时很怕再也不能比赛了。在困难的时候我总是希望可以保持乐观积极的态度,很幸运每次我都可以挺过去。 

PS:当你开始做#CorrerePerUnRespiro项目的时候,你的中长期目标是什么?目前从自己作为患者的角度,和想要帮助病友的角度,你的目标都实现了吗?

​RS:我们根本没有想到项目可以这么成功。这个项目是伴随着我和我的职业生涯在成长的。我很高兴也很感谢那些支持我们的车迷。这些年来我们终于找到了可以帮助70%的囊性纤维化病人的特效药,不过我们还要继续努力,让每一名患者都可以摆脱病痛。我们的项目为相关的研究捐了三十万欧元。​

PS:有没有你梦想中的赛事还没实现?

​RS:瑞典拉力赛是我的梦想,我非常喜欢雪地拉力,以及森林里的高速特殊赛段。我希望未来几年可以有机会参加。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