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佛系桂濛——不会写稿的摄影不是好司机

介绍了一个月各种各样优秀的女车手,说来说去都是歪果仁。我们中国的姑娘们在赛车上,也没有落后。去年W Series选拔中进入第二轮28人大名单的,就有北京女孩桂濛(Grace Gui)。虽然去年遗憾落选,但是桂濛依然在选拔中展现了自己的实力。最近我们有幸和她坐下来聊了聊她的职业生涯、她对W Series的看法、以及她对中国赛车事业的期望。

赛车萌芽,后排起跑

和我们所熟悉的大多数欧洲车手不一样,桂濛并没有从十岁之前就开始参加卡丁车比赛,然后逐渐进入赛车世界。她在小时候虽然在电视上看过F1的比赛,不过更深入地接触赛车,倒是因为和哥哥一起玩儿过赛车的游戏。或许那时和赛车懵懂的接触在桂濛心中种下了向往赛车的种子,但是她真正决定投身赛车事业,去考了赛照,却是她二十岁之后的事了。

在进入赛车领域之前,桂濛在北京电影学院攻读过摄影专业,差点答应去为张艺谋拍纪录片,也做过五年汽车杂志的测试编辑。在被问到为什么摄影专业毕业后没有跟着老谋子拍片时,她说“因为我喜欢规律一点的作息,感觉在剧组时间太长会生病,当然并不是说放弃摄影事业,毕竟学了四年,并且汽车也是我从小喜欢的。”而在她做测试编辑的五年里,因为能写能拍,桂濛也经常身兼二职,既做文字编辑,也做摄影编辑。

后来桂濛考了赛照,决定从编辑转行做职业赛车手的时候,已经23岁。对比五届F1世界冠军刘易斯-汉密尔顿,22岁的时候已经是GP2世界冠军并且进入了F1开始赢得大奖赛的胜利。“如果我也很小开始比赛,我的职业生涯肯定会不一样。赛车还是要从娃娃抓起,比如我的好朋友澳门的女车手李静雯(Diana Rosario),她说她小时候放学就去卡丁车场打工,顺便练练车,这样就很好。像我这种只能后天自己创造条件。”虽然职业生涯算是后排起跑,但是桂濛一路超车却是毫不含糊,拿到赛照后第三年,她就在亚洲雷诺方程式B组的比赛中排名积分榜第二位。而在2019赛季W Series的选拔中,进入了复试的28人大名单。

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即使是在W Series出现之前,桂濛也曾经有过去欧洲训练的想法,“他们毕竟还是比亚洲这边水平高很多的,如果条件准许的话,能搬到那边去练习和比赛会是非常好的。尤其是建议小车手们,越早越好。当然还需要家里有矿以及足够的赞助商,不然像我这种勒紧腰包自己去的话就要尽量避免别撞车,不然车损真的太贵了。”

后来有了W Series,不需要自己携带赞助商,同时赛事使用的是全新的Tatuus F318赛车,这是一个很好的接触欧洲赛车文化的机会,于是桂濛报了名参加了选拔。虽然在2019年的选拔中没能进入最后的正式比赛名单,至少也在世界舞台上,在大卫-库特哈德这样的F1名宿面前,展示了自己的能力。

桂濛和进入2019赛季W Series车手选拔复试的车手在西班牙Almeria赛道

“W Series的选拔还是很全面的,除了技术,体能、团队协作、运动康复、媒体社交,总之是让你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虽然英语不是母语,但和他们沟通起来完全没有问题,W Series的人也对我印象很好的,觉得我很幽默。”

参加W Series车手选拔初试的桂濛在奥地利Melk赛道

“上次主要是在奥地利第一轮选拔的时候考得多,选拔的时候大概按年龄分的组吧,我们组的年龄大概在27-29岁之间,大家关系很和谐,我和一个美国女孩在一个车上,同组的还有来自印度、法国、英国的车手们。后来在西班牙那轮主要就是开正式比赛用车。我觉得W Series不要车手带钱来真的很不错了,虽然是一个商业赛事,但团队很专业,用的车也非常好。

桂濛和W Series官方配备的技师

去W Series参加选拔的经历让桂濛展示了自己的能力,但是同时她也反思着中国跟欧洲赛车文化上将近一百年的差距:“人家欧洲女孩子真的挺不一样的,很小,几岁就开始赛车。比如人家自我介绍,会说自己昨天在家里攒了一个F4的赛车。那我听了也很震撼啊,她们背景真的都很厉害。”

除了整体文化上的差距,桂濛觉得和欧洲车手身体素质上也各有特点:“人家身体比我壮,精力也比我旺盛。比如F3那种车,其实很重的,一上午开了三四个小时以后,下午还要在大太阳底下撕名牌,跑到最后真的跑不动。这么折腾一天晚上等大巴车回去的时候,她们还能见缝插针做一些扔球什么的游戏。我是已经很想歇会儿了,留着劲儿第二天还要开车呢。可能她们生来体格不一样、食谱也不一样,而且从小就训练吧。但是我们柔韧性协调性好一点,比如我们选拔时候有些动作欧洲女孩做不了,我和日本车手小山就可以做出来。”

作为赛车圈里人,话题引到了中国赛车文化和外国的差距以及中国赛车事业的发展上,桂濛也有很多自己的见解,包括国家、企业对赛车运动支持的力度:“中国就没有人做W Series这种事,不管针对男车手女车手都没有,我们差距真的很大。中国其实有意愿投身赛车的人应该挺多的。但是主办方、赛事方、国家都不太重视,赛事组织也不一定专业,有的时候一些利益合作也会影响比赛结果。当然了现在也有了一些商业资金的投入,比如北京现在卡丁车场也多了,小赛道也修了一些,也有家长愿意带孩子学卡丁了,比赛种类也多了。企业的话比如吉利,好像也挺关注赛车的,做了自己的赛事,F4和房车,虽然不如欧洲专业但是至少在做。国字头CTCC和CRC有很多厂商参加,不过对厂商来说更多的还是为了宣传,而不是一个研发的平台。”

“现在我们整体上都跟人家有差距。包括我们上海的F1赛道,离上海市中心实在太远了,周围的好一点的酒店也都才建了不久。F1的比赛没能更好的带动上海的经济,F1是商业性很强的竞技运动,至少上海站我们没有很好的利用和设计它。整体来说中国关注赛车的还是很小一拨人。”

“咱们中国很多运动不都举国体制吗,这个运动想发展,也需要国家的支持。比如W Series,或者参加过的其他国外赛事,我都是个人名义去的。但是如果就你一个人名字边上挂着中国国旗,就会有一种代表国家的荣誉感和使命感,无论走到哪里,做好自己的基础上,希望可以为国争光。”

在W Series选拔中试车的桂濛

拍照、弹琴、练赛车

桂濛作为职业车手,平时不再做全职的工作,但是如她所说,中国做职业车手的工资还不够练车和车损的花销,所以她也会用自己开车的技能和摄影的手艺挣些钱补贴生活,比如做一些教练的工作,或者接一些高端广告摄影的工作。

桂濛为梅赛德斯-奔驰AMG市场活动出任教练

生活没有后顾之忧,就可以为了比赛不断地训练、准备了。桂濛家里也有模拟器,平时不能去那么多赛道就在家里练。另外体能的训练也是每天都不会落下,桂濛住的小区里就有健身房,每天早上都去,力量训练会稍微多一点,结合有氧。而赛道上的训练,除了在北京参与一些赛道日以外,有时候她还要跑去外地的赛道,“比如上海和珠海,气氛和赛道条件都不错,开三天休息一天,再开几天,住上半个月吧。很方便了。”

桂濛从2014年考下赛照到现在,参加过场地赛拉力赛,开过单座车房跑车,在谈到她对于不同类型的比赛的理解时,她说:“其实每个比赛都有自己的特点,拉力跑下来大家都是朋友,这个赛段你花十分钟下来救一下别人,下个赛段人家也可能救你。不像场地赛轮对轮就拼零点零几秒,可能还好多投诉什么的。拉力一赛好几天,几百公里;场地赛就一个周末,其实可能更累,对你身体要求更高,毕竟抓地力太高了。场地赛也会分冲刺赛和耐力赛,不同的车型也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大家可以根据自身条件去选择。我喜欢方程式是因为它很难,对身体和心理的要求都很高,车也很敏感,你做的每一个决定和动作都要很仔细,去驾驭它也是在挑战你自己。”

“佛系”是聊天中对桂濛感触最深的词,即使是说到比赛的结果以及心理的调试,也是给人“佛系”的感觉:“多数人都会觉得我很佛系,其实我很执着。只是我的调整能力比较好。如果成绩好,当然开心,但还要往前看,世界上依旧有比你快的人;如果成绩不好,不高兴没用,要找到问题。不管是技术上的提升还是心理上的建设。我参加的是竞技运动,生活上的确佛系,可赛道上必须执着。你可以很谦和的和对手站在一起,但在赛道上你还是要证明自己,不可以佛系让车的,哈哈。”

中国赛车圈为数不多圈里圈外都红的赛车手大概就是韩寒了,“韩寒开车真的挺好的,又开场地又开拉力,很多人觉得他是开着玩的,其实他真的喜欢赛车,并且很认真。”除了自己比赛,韩寒还用自己的资源拍了相关的电影推动赛车运动的影响力,“还是同一个问题,大氛围下,公映了多数人还是看个热闹,希望他的电影能带动更多青少年的兴趣,以及国家和国内赞助商对这个行业的重视。”

而作为围场中为数不多的女性,话题总是免不了绕到男女车手的对比。说到女车手的优势,桂濛觉得女人的承受力、抗压力都比男人更好,受到重大刺激的时候也比男人更平稳。男人在赛道上更容易兴奋,而比赛需要的是冷静。另外至少现在中国的女车手,物以稀为贵,拉赞助方面还是有优势。而说到在围场里是否有遭遇过性别歧视,桂濛倒是觉得围场里一般不会歧视女孩子。

除了自己训练、比赛,桂濛也还是会看看F1的比赛,即使直播赶不上,也要看看回放。关于自己在赛车界的racing hero,桂濛2019年W Series选拔的时候写的是维斯塔潘。她说当时她其实想写自己的,但是名单上还是要求写一个除自己以外的人。那时写维斯塔潘因为觉得他挺勇敢的,不管你们别人老子就是开。现在她的偶像已经变成勒克莱尔了,“这个赛季觉得他长得还挺帅的,挺腼腆的小孩,技术也好,又年轻。”

生活中的桂濛开着阿尔法罗密欧Giulia四叶草。在北京拥堵的道路上开着运动版高性能车型也是佛系开车,“我在路上开车都不开很快,只有着急赶路的时候才快点。”为了赛车,桂濛牺牲了自己曾经的爱好滑雪,因为怕摔伤了就不能开车了。“刚刚开始赛车的时候其实我还滑,但是我滑单板,每次实在摔得太狠了,所以后来就不滑了。”现在赛道之外还剩下的爱好还有比较安静的弹钢琴,“随便弹弹。以前小时候学,也考级,但是抗拒考级,就不考级了,就能随便弹了,就开心了。”

今年冬天,桂濛将参加亚洲三级方程式的比赛。这个赛季的赛历比较可惜没有我们家门口的上海站,不过还是让我们对她的成绩拭目以待!

你们都可以赛车

如果我们的读者小姐妹中有想要投身赛车事业,或者想给自己的孩子规划职业生涯路径的,桂濛的专业车手建议来咯,“年纪稍微大一点又想开始赛车的话要看你的资金实力,资金雄厚可以选择一些老板车手多的比赛跑,也有一些比赛是职业车手和老板车手搭配跑的,比如GT;如果资金实力一般的话,可以选择一些便宜的单一品牌规格的,大家都差不多,职业车手也不多。不愿意开车,还可以做拉力的领航员,不晕车就行。小孩子的话就从卡丁开始。拉不到赞助也不用就放弃,还是可以练车的,练车不会花费你太多钱。”

赛车还是靠热爱,热爱就能坚持。态度决定结果,即使不是职业的,真正喜欢的业余车手也会常去赛道日。

One thought on “专访佛系桂濛——不会写稿的摄影不是好司机

Add your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