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汽联Girls on Track – Rising Stars项目车手专访(十)

我们今年的项目车手问答系列依然在继续,今天推送的是芬兰车手Aada Turpeinen和瑞典车手Alexia Danielsson。

逐梦F1,有舍才有得

刘宁(Angela)是Alpine F1车队的合作伙伴协调官。我们有幸和这位在欧洲逐梦F1的前咨询顾问对话,来听听她从咨询顾问转行F1围场一份子的故事吧。 © 全部图片由刘宁提供 当中央电视台开始进行全国性的F1赛事转播,当F1中国大奖赛植根上海的时候,一小撮年轻人找到了一个新的全球顶级赛事作为周末八点档的电视消遣娱乐。这一小撮年轻人中包括一名上海的普通中学生刘宁,如今的刘宁是Alpine F1车队合作伙伴团队的顶梁柱,而学生时代的刘宁其实并没有想过F1可以成为自己的事业。“我上学的时候上海开始有网球大师杯,算是激发了我对国际体育赛事的热情。后来F1有了上海大奖赛,我也受同学影响开始看F1,我同学给我讲Kimi又年轻又跑得好,但是总爆缸,比赛总是出现意外事故。我一开始也是喜欢车手,后来慢慢觉得这项运动整体都很有趣,就每个比赛周末都看五星体育的直播。那时候资讯其实不够发达嘛,大家都是电脑上网,上贴吧论坛什么的。上大学之后要住校,周日晚上就要回学校,就没有那么多机会看比赛了,但是我也会稍微关心一下。” 从上海交大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的刘宁,走了“正常”的职业路线,去了顶级咨询公司BCG做管理咨询顾问,但是“正常”的路线很快让刘宁开始思考人生。想要尝试一些不同路径的她开始寻觅围场中的机会。“我大三暑假在BCG实习,之后就拿了全职offer,毕业之后就正式加入了BCG。但是仅仅做了半年,到2013年年初,我就觉得自己并不确定这是不是真是我想要的长期的生活状态。当时正好还有一个月就要上海大奖赛了,我就想是不是有机会可以在围场里找点事情做。作为咨询顾问我算是调研能力比较强吧,就搜到了有地方要招学生做志愿者,其实就是在Paddock Club端盘子。我当时想,他们招学生,其实也可以招我,他们要做的事我都能做,这样我就给自己争取了在Paddock Club做志愿者的工作。” 第一次尝试了围场中的工作,让刘宁也有了信心再次尝试更多的可能。2015年的中国大奖赛,她找到了一份新的赛事相关工作,成为了倍耐力的翻译和协调员,帮助车队人员安排在上海的后勤工作。“中国大奖赛的时候每个车队需要人协调车队的用车,包括接机、接送去赛道、翻译,每个队都有七八台车接工程师、市场人员、厨子等等工作人员。那是我第一次有机会看到围场里面是怎么一回事,看到每个车队都有很多不同工种的工作人员。围场是个很神奇的地方,人和人拿不同的围场证就有阶级的区别,有的地方证件不对就是不能进。那之后我就想,在围场这个小世界里我希望有自己立足的地方,我知道这是我想达成的目标。” 一面浅尝围场生活,另一面刘宁在BCG的“正常”工作也还在继续,2015年也到了她该读MBA的时候。有了围场中的经验,即将启程前往伦敦商学院(LBS)的刘宁已经非常清楚自己毕业之后想要做什么——她要追逐自己热爱的事业。“我觉得当时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以前就是走所谓寻常的路子,好好读书、好好找工作。到这时候我觉得人还是应该活在当下,把想做的事情做了。当时离开咨询、离开BCG其实也是一个蛮大的抉择,但是我知道我还是可以找到路的,我知道F1是我想要的圈子。于是我就又开始查什么途径可以进去全职做,我已经没有做工程师或者技师的可能,但是市场方面我还是可以做的吧。” 有了新的职业目标,刘宁先为自己找了一个pre-MBA实习,在上海的一家体育营销公司积累经验。这段实习也为刘宁MBA期间的求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去读MBA之前我在上海的一个体育营销公司实习了两个月,他们那时候被国际体育营销公司CSM收购了,而CSM同时还收了一家公司叫JMI,这正是顶级赛车营销公司,是我想去的公司。在英国读书的时候,我就很有针对性去找JMI的人,我之前实习的公司也帮我推荐。JMI有一个部门叫战略咨询,当然他们做的和我以前在BCG做的不一样,主要是市场营销方面的战略,但是做的工作也是调研、用excel搞数、和画ppt,这样我过往的技能还是可以应用。他们答应给我机会做三个月实习,后来又延长到半年。” 进入体育营销的刘宁开始小步快跑,不断调整自己的新目标。赛车届的终极目标,或许总是F1车队,而经过不懈的努力、坚持、还有耐心,刘宁在2019年加入了雷诺F1车队。“人都是不断有下一个目标的,我以前在乙方,我的部门是不太去比赛现场的,我那时的目标就是要去车队、要去赛道;后来实现了去比赛的目标,又发现只要是F1这个大圈子,只要能在车队工作,我就开心。赛车是一个很小的圈子,机会真的不太多,耐心是要有的,不可能说今天开始找两个礼拜之后就找到了最理想的机会。我认识雷诺车队的营销总监是2016年,我加入车队是2019年,用了三年时间才进来。来雷诺之前都是积累经验、给自己积累口碑。如果有积累经验的机会,就算不是直接相关的,我也觉得可以先做起来。” 除了耐心,刘宁追逐梦想的过程中也付出了决心、并且放弃了一些其他光鲜亮丽的东西。来自大上海的姑娘,来到英国小镇恩斯通,开启全新的人生。“恩斯通交通不方便,必须自己开车去上班,我考了四次驾照才考过,花了一年多时间。如果我觉得考驾照太难了就放弃了,我还怎么在车队工作。我做赛车也不是为了钱,想挣钱就继续做咨询或者MBA毕业去投行了。” 从在Paddock Club的第一份志愿者工作算起,刘宁已经在F1的世界摸爬滚打八年,一开始她是靠着自己的英语能力,来到雷诺她借助自己中国人的背景进行商务拓展。而如今,为了尝试更多的发展机会,也为了看看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的能力,刘宁在Alpine F1车队再次转型。“我刚来雷诺的时候走的是一条路,我作为中国人,参与F1在中国的拓展,找一些在中国的商业机会,这是发挥我背景的优势。那还有另外一条路,不会局限自己在某个地区、某个特定的角色,主要看综合素质。我这大半年来也是在这方面进行转型。我现在算合作伙伴团队主管的参谋,负责团队建设、信息传递、会议材料准备。现在我也从英国搬来法国巴黎了,开始学法语,适应新的文化。这些是有机缘巧合的成分的,但是有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我肯定不能拒绝的。” 刘宁不是在F1打拼的唯一一个中国人,车迷们更加熟悉的大概是F2车手周冠宇,而刘宁在F1的美好回忆也恰好和周冠宇有关。“2019年中国大奖赛是1000站大奖赛嘛,当时周冠宇在新天地的雷诺赛车路演有我参与活动的组织,我觉得这对我们团队都很意义重大。” 生活不是总在山巅,不可避免地,有时我们会来到谷底。但是对于刘宁来说,困难的时候过去就过去了,重要的是自己付出了努力。“我有时候会过分自责,不断否定自己,我觉得一个很重要的能力其实是要看到自己做得好的地方,不要太纠结于自己没有做好的地方,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我们当然也让刘宁给更多感兴趣进入赛车领域的朋友们留下一些建议,除了已经提到的耐心、决心等等,在这个小世界中为自己积累人脉也是极其重要的。“从可以找到的机会做起,不断积累自己的口碑。赛车真的是个小圈子,每个人都互相认识,对每个人都不要太刻薄,不管他们是做什么的,你永远不知道这些人将来会怎么帮助你或者对你有影响。能多交个朋友就不要多一个敌人。” F1追梦人刘宁在一步一个脚印实现自己的每一个小目标,每一天都踏踏实实做好自己,在自己热爱的运动中不断寻求新的可能。我们祝愿刘宁可以享受自己在Alpine F1车队、在F1的每一个点点滴滴。 下月五日我们将继续Extreme E女性车手系列的推送,不要错过。 - End -

Rising Stars Profile Vol.8 – Bianca Bustamante & Laura Bubenova

This year, the FIA Girls on Track - Rising Stars program came back bigger and better. Two groups of girls, 14 in the Senior Category and 14 in the Junior Category, will go into the three-day shoot-out from the 21st to 23rd of October at the Circuit Paul Ricard. Just like last year, we are rolling out the profiles of drivers participating in the program. Today, we give you Bianca Bustamante in the Senior Category and Laura Bubenova in the Junior Category.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