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开车捡垃圾也行

挪威车手Ayla Ågren是2019年的W Series选拔中入选2020赛季的车手之一。虽然2020赛季的比赛取消,不过Ayla将继续作为2021年的正选车手参加新赛季的比赛。

快速学习、快速适应、全面发展

2019年末,在英菲尼迪工程学院中国区决赛后,我们采访了获胜选手李牧遥。2020年,李牧遥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一共七名获胜选手在雷诺F1车队和英菲尼迪欧洲研发中心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实习。如今李牧遥的实习已经结束,我们再次对她进行了专访,来听听看这一年她在雷诺和英菲尼迪有怎样的经历吧。

飞翔的物理学家

2001年,德国车手Jutta Kleinschmidt获得了达喀尔拉力赛汽车组的冠军,成为了唯一一位赢得达喀尔冠军的女性车手,也成为了唯一在汽车组获得冠军的德国车手。除了一次冠军,Jutta还有另外三次达喀尔领奖台和十个赛段冠军的成绩。今天,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长距离越野拉力传奇车手的职业生涯。

勒芒梦未圆

上周末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本应是四十岁的英国车手Katherine Legge的第一次勒芒征程。然而,由于在欧洲勒芒系列赛揭幕战赛前的测试中受伤,尚在康复中的Katherine不幸错过了这次机会。虽然Katherine今年没能完成勒芒之旅,但是作为现在众多年轻女车手们的“领路人”,还是来让我们看看她坎坷又精彩的职业生涯。

想赢比赛?就看我们芬兰人的呀!

“如果一个30岁的母亲成为了这个时代首位F1女车手,那就打破了全部的屏障。”不知道在今年W Series的妇女节特别短片里,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说出这句话的芬兰车手Emma Kimilainen。她是去年W Series荷兰Assen站的冠军,她还曾经是奥迪的厂队车手,她也曾远离赛场整整四年。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这位妈妈车手。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