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摩托的力量

原载motogp.com

在看大奖赛的同时在非洲拯救生命——这就是Andrea Coleman创办Two Wheels for Life的使命。

有一些事情会永远改变一些人的一生,有些热爱会证明我们的存在,会让我们不认识的人也接受感召,加入我们的使命。

对于Andrea Coleman来说,摩托车是她一生的伙伴:一方面是竞赛的工具,一方面也是生产工具,但是最重要的,摩托车让她享受最纯粹的自由。

同时,Andrea一直致力于让最贫穷的国家的人可以获得更多医疗服务,那里医疗就是一种奢侈品,只有很少的人可以获得。

在我们的故事中,摩托车是贯穿始终的永恒,也为Andrea带来新生。Andrea希望可以传递勇气、希望、和对生命的热爱,是这些让她建立了Two Wheels for Life,Randy Mamola也加入了她的这个非营利组织。从1991年起,是两轮摩托让医护人员可以来到非洲最偏远的地方,帮助了成千上万的人。

“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很喜欢摩托车。摩托车让我感受到了自由,我喜欢那种速度感,我骑摩托的时候就知道我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19岁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去墨西哥玩儿,我看到有人住在条件很不好的地方,他们很贫穷,这让我想要帮助他们。”

是她对体育无条件的爱,以及她帮助别人的想法伴随着Andrea进入了成年时光。“我并不想上大学,我想赛车。我工作了几年,存了一些钱,用来比赛和旅行。后来我去切尔西足球俱乐部工作了,并且嫁给了职业车手Tom Herron,和他一起周游欧洲,我知道了怎样拉赞助。1979年,Tom在北爱的西北200赛事中不幸丧生,那个时候比赛还很危险,是多纳和国际摩联以及IRTA让大奖赛变得更安全。”

在丈夫去世后,Andrea还有一对两岁的双胞胎女儿要抚养,她离开了赛车的世界。直到有一天,Randy Mamola找到她。“他需要人帮助管理他的公关。我那时候其实很怕回到围场中,但是Randy说希望我和他合作。我觉得一起合作我们也可以做一些了不起的事,让大家知道摩托车也是可以救命的工具。”

和Randy Mamola一起,Andrea找到了一种方法,让比赛也可以成为支持项目的资源。“我提出了想要募资的想法,让车手们捐出他们的靴子、手套等等装备,然后在粉丝中间进行拍卖。拍卖所得就是我们的启动资金,然后我们可以利用摩托车去帮助有需要的人。”

在八十年代,和新的伴侣Barry Coleman以及好朋友Randy Mamola、老Kenny Roberts一起,Andrea创办了冠军日——英国大奖赛期间为非营利组织募资的活动。之后他们和Save The Children组织一起踏上了首次征程,去探访那些获得了帮助的人,看看他们到底需要什么。在那一次,他们发现当地缺少支持交通的项目。“有人送去了摩托车、救护车、以及其他的一些交通工具,但是很多时候这些设备会坏,也就成了一种浪费,而且还会危及更多人的生命。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要让摩托车成为有用的工具,去救助偏远地区更多的人。”

那时他们成立了一个新的慈善组织——Riders For Health,来培训医护人员如何骑摩托以及维护摩托,这样非洲各种地方的人都可以接受医疗服务。

“1996年Barry去了冈比亚,他认识了一位叫Ali Ceesay的年轻人,他们在维护几辆摩托,但是他们缺少备件、工具也不足。Barry帮助他学习更多的技能,他也成为了我们在非洲的第一位员工,我们逐渐找到了更多当地人来管理这些项目。后来嘉实多找到我们来帮助管理在莱索托的十六辆车,那之后我们的项目也不断发展,现在我们的项目由一位叫Mahali Hlasa的女士主管。”

本世纪初,随着多纳成为了MotoGP世界锦标赛的推广商,Andrea也向多纳CEO Carmelo Ezpeleta介绍了Riders For Health项目。“他对我们做的事也很有热情,我们也成了世界锦标赛的非营利组织标杆,我们的名字也改成了Two Wheels For Life。在MotoGP和全世界粉丝的支持下,我们获得了更多的曝光和支持。我们的车队每多一辆摩托车,就可以有5000个人获得帮助。而支持我们的粉丝也可以在大奖赛周末获得独特的经历,虽然大奖赛是一个竞赛场合,但是我们也带来了最大的人性关怀。”

这些年,多纳也派人去过甘比亚和莱索托,去认识当地的骑手。在非洲,终点线虽然不一样,但是这些骑手管理的维修站总是可以带来希望。

摩托——自由和重生的装备

COVID-19让更多人体验了对疾病、传染病、边缘化、以及死亡的恐惧。但是在非洲,成千上万的人本来就在经历这些恐惧。有一些疾病在非洲留下了深深的偏见,而感染后的人会被逐出他们居住的地方。很多时候女性还会面临更严重的后果。

救人的方法有很多,Andrea和她的组织看到了摩托车和相关的培训可以为人们带来新生。“摩托车让人们变得独立,很多年前我们让肯尼亚的一批HIV阳性的女性学会了骑摩托和修车,这样她们可以去更多的村镇,让人们看到她们依然可以帮助别人,为他们讲解营养、自我保护,并且为更多女性带去信心。另外,成为了摩托骑手也让她们减少了很多因为HIV阳性而受到的偏见和歧视。”

在非洲的乡下,女性被看重的是她们持家的能力,但是却很少被关注她们的其他天赋。Andrea也看到了很多改变命运的故事。“我们培训的一位女性告诉我们说她获得了家人和整个村子的敬佩,因为她学会了骑摩托,成为了村里重要的资源和信息源。”

在非洲,公路和基础设施并不发达,医疗服务也难以获取,Two Wheels For Life致力于为最偏远地区的人提供服务,人们只要听到摩托车的轰鸣,就知道希望不远了。“过去30年里有很多人在我们的骑手的帮助下保住了性命。有一天甘比亚的项目负责人给我们打电话,转达当地人的谢意。一个住在偏远地区的女性在生产过程中差点丧命,是我们的骑手帮助了他们,也是MotoGP的整个大家庭帮助了他们,我们很自豪。”

在Two Wheels For Life的发展过程中,Randy Mamola的贡献也不可忽视。“他和人沟通和共情的能力非常强,在和多纳以及围场中的每一个人合作的过程中他也贡献非常大。”

挂挡——出发! 

骑摩托,重要的是平衡和专注。Andrea很了解这一点,但是这两个特质在摘下头盔之后也很重要。“有的时候你会面对困难,有的时候这些困难会让你彻夜难眠。但是人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艺术、音乐、书籍都和体育一样可以激励我们告诉自己,继续向前。”

Andrea的故事中,这就是重点了——她不断前行,保持着平衡和专注,找到困难的根源,并且给生命新的机会。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