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梦想就去努力——专访ABT车队车手Jutta Kleinschmidt

我们曾经介绍过这位“飞翔的物理学家”,如今,我们有幸与这位唯一获得过达喀尔拉力赛冠军的女性车手直接对话,来看看这位携手ABT-Cupra车队复出的传奇对于Extreme E有什么要说的吧。

© 全部图片由Extreme E提供

1987年,Jutta Kleinschmidt第一次参与达喀尔拉力赛,当时她并不是正式车手,但是她骑着自己的摩托随着正式比赛的大部队跑完了全程。这次经历开启了她在这项经典赛事中的传奇生涯。1995年,Jutta转赛汽车组别,而作为一名前摩托车手,Jutta还因此有了意想不到的优势。“从摩托转汽车当然是挺大的转变。不过在达喀尔这种越野赛事中,其实我们是有很大优势的,因为我们看路的方式不一样。转到汽车组,你有了领航员帮你导航,而你还可以帮助领航员,因为曾经骑摩托车的时候你是自己导航的。在我看来这对我们是很有帮助的。”

很多摩托车手转投汽车组都很成功,成为了冠军,比如Stéphane Peterhansel、Hubert Auriol、Nani Roma、当然还有我自己。

转投汽车组对于很多车手来说也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必须要做出的决定,Jutta也曾经这样建议现在在Extreme E同场竞技的另一位达喀尔摩托组元老Laia Sanz。“先赛摩托再转汽车你坐上汽车以后会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受伤了。我当然知道事实上还是有风险,但你自己觉得安全太多了。所以我觉得到了一定的年龄做这个转变是好的。到了三十多岁,也没那么冲动了,比赛里想法开始多了,就该换了。我其实很多年前就跟Laia说过该考虑换组啦,我觉得她非常有潜力。”

对于我来说,到三十岁之前,其实都没怕过的。但是你会出事故啊,然后你就发现自己是会受伤的。我觉得赛摩托是很好的学习过程,转投汽车会有优势。

2007年,在为自己、为赛车女性创造历史之后,在带领三菱和大众走向辉煌之后,Jutta踏上了自己第13次也是最后一次达喀尔征程。结束达喀尔之旅其实只是因为一些很简单的原因,就和现在很多车手无法继续自己职业生涯的原因一样——钱。“我找不到那么多赞助商。达喀尔变了,以前大家都是车队雇来的职业车手,现在都是车手自己带赞助商。过去几年里基本上不可能找到那么多钱参赛,比赛也越来越贵,尤其是如果你还想多比一些赛事来训练和准备。”

要找到足够的赞助商帮你获得一辆好车几乎是不可能的,同时我也不想赛不好的车。毕竟冠军都拿过了,我也不想连努力去赢的机会都没有。

2021年5月,Jutta回到了自己2001年赢得达喀尔冠军的地方,这一次,她是Extreme E的官方后补车手。有这样的越野传奇作为赛事的顾问也提升了赛事的含金量,而对于Jutta来说这也是很有意思的经历。“我听说Extreme E的时候就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主动说我可以做官方后补车手兼顾问。我希望参与到赛事中,看看他们都在做什么,我也很感兴趣电动车这个新技术,当然一项越野赛事永远对我有吸引力。我们一起研究了技术上的规则,为明年做准备。我很激动、很开心我加入了Extreme E。”

而在海洋X Prix排位赛的前一天,由于Claudia Hürtgen身体不适,ABT-Cupra车队临时需要Jutta后补出赛。海洋X Prix之后不久,车队即官宣Jutta正式加入车队成为新的女性车手,赛事的顾问成了赛事耀眼群星中的一颗。“周五晚上的时候赛会告诉我我明天要比赛了。我为Claudia感到可惜,但是同时当然我自己也很开心,因为这对我来说也算梦想成真。而且结果也不错,如果我自己可以选车队,我也肯定会选ABT这支德国车队。我很激动,但是当然也有点小担心,因为我直接就参加了排位,我完全不知道表现会怎样。这么多年没有正式参加比赛,你也不知道自己水平怎么样。但是最后成绩还可以,我很开心我可以继续和车队一起前进。”

最后一刻顶替出赛或者成为这项新赛事的正式车手,对于Jutta来说其实就像是改赛汽车组或者改换厂牌一样,都是一个挑战——而面对挑战就是要迎头而上。“挑战会来找你,你要么跟它死磕,要么你缴械投降。其实迎难而上的时候你自己会感觉很好,因为你也不知道前面有什么等着你,你够不够强大。这些都是挑战的一部分。你可能会去想‘我会失败,之后怎么办?’‘大家都等着看我的笑话’之类的事。你会去设想最坏的情况,但其实通常情况不会那么差。你可能会害怕,你会怪罪自己,或者你会拖累团队。但是生活还会继续。我很开心我可以直面困难,很多时候这并不容易。”

我觉得生活中如果你想有不同的生活,或者想做到伟大的事,你必须要克服自己的恐惧,必须要去尝试。

多年没有比赛,现在回到赛事中,体能训练对于Jutta来说是重要的功课要补上。同时,回到赛车中,回到比赛中,也是很重要的一环。“我加码了体能训练。过去两个月减重四公斤呢。以前我当然也训练,但是如果不再参赛,有时候就会犯懒,所以重要的是提升自己的状态。车队还安排了我和Mattias参加西班牙的Baja赛事,这也非常有意义,因为过去几年我都没有赛过拉力的大车了,整体比赛的次数也不够。我们每个赛段至少500公里,这样我有机会提升自己的能力。海洋X Prix的场地是我比较熟悉的越野路面,但是格陵兰应该更像一般拉力的路面。我们参加的Baja也比较类似拉力,地面比较平坦,弯角很多,越野路面少一些。”

从赛事的旁观者和顾问,转变到正式车手的身份,Jutta惊讶于她在赛事中可以接触到的数据量。而作为一位工程师,她也如鱼得水。“对我来说最惊讶的是看到这项赛事背后这些专业的工作。我以前参加的比如达喀尔这种越野赛事,我们当然也有数据,但是和他们在这里用的比起来就少多了。Extreme E的比赛是冲刺赛,而达喀尔是一场马拉松。这里一切都要精准、精确,每一秒都至关重要。我们的比赛节奏很快,每一圈都要全神贯注。对我来说有这么多数据可以调用还是很新鲜的,这里努力一点那里努力一点就可以让我们速度更快。这很有趣!我以前的职业生涯中一直在努力进步,但是可以调用的资源还是有限的。现在真是上了一个台阶。我很激动可以有这样的机会,我也希望利用这些数据自己可以做到更好。”

作为传奇车手,在比赛之外,Jutta还是一位鸡汤讲师,鼓励更多的人追逐自己的梦想。对于想要进入赛车领域的女孩子们,Jutta建议她们脚踏实地开始努力。“如果你有梦想,就去努力。有什么车先开什么车,磨练自己的技术,见到机会就牢牢抓住。我知道Extreme E在撒丁岛的比赛之后会举办测试,车手可以申请,有幸入围的话就有测试机会,可以展示自己的潜力。这在很多比赛中是很少见的机会,车队一般都是进行私人测试选车手。这个测试当然也不好进,但是可以去的话就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赛车中还有很多有意思的职位,也不是只能做车手。我们经常会忘记这一点。我们有工程师,有Susie Wolff这样的管理人员,有很多对女性来说很不错的职位。我很开心在Extreme E可以有一半男车手一半女车手,这让很多女性车手拿到了机会,为她们未来的职业生涯做铺垫。赛车很烧钱,你总是需要有人支持你,我觉得Extreme E的成效已经显现出来了。”

年轻车迷如果错过了Jutta曾经在达喀尔的英姿,将来或许会在大银幕上看到她那段传奇生涯。好莱坞正在开发Jutta的传记电影,现在大家可以先阅读Jutta的自传。“两三年前有人找到我说洛杉矶有导演和制片人感兴趣把我的经历拍成电影。我当时才不信啦,那电影成本得多高啊。不过我还是把版权给了他们让他们去办,后来我们拿到了三个邀约,其中一个是斯皮尔伯格的公司。现在他们正在写剧本,以我的书为基础。等到剧本大家都满意了应该就拍吧。我其实还没想过应该选谁来演我,不过我是制片人之一,所以我跟他们说了我要自己做特技。我以前已经为的士速递和续集做过特技,当时他们在马赛和巴黎封了几条街让我们开快车,很有趣!”

和每一次的Extreme E系列一样,我们最后让Jutta给一个大家收看Extreme E的理由,看看她怎么说。“比赛很刺激很激烈,比赛场地又很美。对我来说最与众不同的是,车迷几乎和我们一起在车里。我们有很多车载镜头,你可以看到我们怎么开车,可以看到我们脸。你还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关注赛事,还能为我们投票,这会决定决赛发车位置。你们都是比赛参与者,这多棒啊!”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