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祖父会为我骄傲——专访JBXE车队车手Mikaela Åhlin-Kottulinsky

作为最后一个被Alejandro Agag召唤到电动奥德赛中的F1世界冠军,简森-巴顿为自己挑选了Agag的早期战友——马牌轮胎的测试车手兼大使Mikaela Åhlin-Kottulinsky。JBXE在Extreme E的开局并不理想,他们在沙漠X Prix的排位赛中排在第六,但是在Crazy Race中没能进入最后的决赛,最终名次第六收场。海洋X Prix前,车队宣布老板巴顿将专心车队管理,Kevin Hansen将成为Mikaela的新搭档。

海洋X Prix中新搭档成绩大幅提高,排位第四,并从半决赛中杀入决赛。虽然最终的决赛Mikaela只跑了一个沙滩大直道和第一个弯角,车队依然获得了一个领奖台。

在海洋X Prix前后,我们和Mikaela聊了聊Extreme E以及她的职业生涯。看看她都说了什么吧。

© 全部图片由Extreme E提供

来自赛车世家的Mikaela Åhlin-Kottulinsky自己选择的赛车道路却和家族传统略有不同。Mikaela的外祖父Freddy Kottulinsky是瑞典唯一的巴黎达喀尔拉力赛冠军。Mikaela的母亲Susanne Kottulinsky是欧洲拉力锦标赛总冠军,而她的父亲Jerry Åhlin则是瑞典青年拉力锦标赛总冠军。虽然Mikaela的弟弟Fredrik Ahlin和长辈们选择了差不多的职业路径,准备进军世界拉力锦标赛(WRC),Mikaela则成为了一名房车赛选手。“我的家庭来自拉力背景,但是我一开始自己就没有想过要赛越野赛事。我很喜欢赛车,这是我的目标。不过我倒是一直很喜欢冬天的雪地赛事,我觉得那很有趣。”

在自己选择的职业道路上,Mikaela在2014年成为了大众尚酷R杯的首位女性分站冠军,并且在2018年成为了斯堪的纳维亚房车锦标赛(STCC)首位女性分站冠军。在卡丁毕业后的八年场地赛事生涯后,Mikaela却又找到机会回到家族传统中——她来到了Extreme E,并且由此找到了更多拉力机会。“2014年的时候我赛过跨界拉力(Rallycross),那也是很不错的经历。但是毕竟我还是房车赛经验多,所以我就还是一直赛房车了。现在因为Extreme E,我有了越野经验,秋天或许能在瑞典找到一些拉力赛的机会。那样也可以给Extreme E积累更多经验,我觉得这项赛事让我成长很多。”

我很喜欢这里的挑战,我很喜欢这样开车的感觉,所以以后应该会赛更多拉力,咱们走着瞧。

Mikaela与Extreme E结缘早于她加盟JBXE车队,她首先成为了马牌轮胎的测试车手,那时Extreme E这项赛事也还在早期筹划阶段。“2018年我就是马牌轮胎在瑞典的品牌大使了,后来我们开始和总部有合作,出了一套新的冬季雪胎,并且在芬兰进行了一系列测试。当时合作很愉快,后来他们又找到我,说正在参与一个全新的赛事,这项赛事会关注环境问题,会是电动越野车,并且会去最极限的环境。他们希望我来参与轮胎的研发。我很高兴可以参与其中,我一开始也跟他们说了,虽然家里人都是赛越野的,我其实经验并不多。不过马牌轮胎越野经验很多,我们可以互补。”

轮胎的研发在赛车完成之前就开始了。然而,在2020年,测试进度还是被打乱了。不过就像我们在沙特的沙漠和塞内加尔的海滩上看到的,Mikaela在有限的测试时间中给的反馈,让Odyssey 21和轮胎配合默契。“我们一开始研发轮胎的时候还没拿到车,车子是2019年中的时候到手的,我们开去了古德伍德速度节。后来秋天的时候第一次进行了测试,在法国测了两天,那是我们第一次真正体验这套新胎的感觉。当时我们讨论要让轮胎侧壁更硬一点,这样轮胎才可以承受不同地面的冲击。那后来我们没能再次测试,2020年六月之后因为COVID-19我们就没有办法测试了。第一场比赛时看到轮胎表现这么好,我们非常高兴,我相信未来每一站都会很好。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要让轮胎适应不同的地表。”

我觉得Extreme E的概念就让我很激动,和马牌合作也让我很期待,这项赛事是我们热爱的运动,并且是为了一项伟大的事业。赛车不仅仅要关注技术,还要关注可持续发展,这是很好的信息。

Mikaela是最早接触Extreme E的,但她却是首场比赛的正选车手中最后一个官宣加入赛事的。由于轮胎测试没能按计划进行,错过了阿拉贡官方测试的Mikaela来到沙特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任何优势。“如果之前计划的轮胎测试都完成了,那我肯定比大家都熟悉这辆车。但是事实上因为JBXE是最后加入赛事的,我们没有赶上阿拉贡的季前测试。第一场比赛中我们也看出来那次测试有多重要,因为我们到比赛周末才第一次正式进行赛车的调教。那之后我们一直在分析各项数据,我们学到了很多,Lotus的工程师们很棒。很期待看看沙特的数据可以怎么在塞内加尔帮助我们。”

Extreme E不仅带着Mikaela回到了家族传统的越野赛事,海洋X Prix更是在达喀尔玫瑰湖举行,这里正是Mikaela的外祖父赢得巴黎达喀尔拉力赛冠军的地方。赛前,最年轻的欧洲超跑总冠军Kevin Hansen替代车队老板简森-巴顿变成了Mikaela的新搭档。他们的合作为车队带回了一个领奖台,Mikaela在天上的外祖父看到也一定非常骄傲。“我和Kevin在轮胎测试的时候就有合作,但是当时只是合作了一天。不过我们十二岁就认识了呀,我和他哥哥Timmy(Andretti车队男性车手)卡丁车的时候就在一起比赛,Kevin和我都是瑞典国家队的车手,我们也一起在冰上比过赛。我们知道要合作之后就很快一起在瑞典进行了越野车的训练,对比我们的驾驶风格,为海洋X Prix做准备。和他合作非常愉快,我们的成绩也提升了很多。海洋X Prix赛前其实我们信心就高了很多,因为现在我们有时间研究了数据,也可以尝试不同的调教。Kevin还有越野拉力的经验,有很多跨界拉力的经验,我觉得这些结合在一起,让我们这周末可以展现更强的实力。毕竟每个比赛周末其实可以开车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们是在不断摸索调教。我们愿意去大胆尝试,我觉得这场比赛之后我们更了解这辆赛车了。我为我们的成就感到很骄傲。”

能回到达喀尔是很特别的感觉。我的外祖父赢得巴黎达喀尔拉力赛是41年前,我相信他正在天上看着我,他会为我骄傲。

Mikaela从小就很适应雪地赛车,所以她会期待北极X Prix大概并不意外。“虽然我们不会在冰川或雪地上跑,我们要比赛的地方其实是冰川曾经覆盖的地表。我很期待这场比赛,我们对地球的影响清晰可见。冰川融化是全球环境问题。当然了其他的比赛我也很期待。每场比赛都会非常挑战,因为他们都是完全不同的,每一站都要重新适应,而练习赛时间又那么少。”

和每一期一样,我们最后让Mikaela用‘为什么车迷应该关注Extreme E’做结。“因为这是你能看到的最极限的赛车运动。”

在八月28-29日北极X Prix来到之前,我们还有下月的Extreme E女性车手系列将为大家送上。同时,也不要错过我们每月15日和25日推送的其他精彩内容。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