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们同场竞技是我的梦想——专访Hispano Suiza车队车手Christine Giampaoli-Zonca

专访Extreme E创始人Alejandro Agag

Extreme E是未来赛车先驱——专访罗斯伯格车队车手Molly Taylor

就像拍大片!——专访Andretti车队车手Catie Munnings

本月,在期待海洋X Prix的同时,让我们继续Extreme E女性车手系列专访。在上个月的沙漠X Prix中,Hispano Suiza Xite Energy车队以排位赛总成绩第五进入了Crazy Race。最终他们被Andretti United车队击败,无缘总决赛。不过他们结束首站比赛时还能以二十个积分排在第五名,也是相当不错的赛季开始。我们在赛后采访了车队的女性车手Christine Giampaoli-Zonca,来看看她的故事吧。

© 全部图片由Extreme E提供

意大利车手Christine Giampaoli-Zonca生在印度,长在意大利和西班牙。虽然家里并没有什么狂热的车迷,但是从小Chrsitine就喜欢汽车。有一天,一辆丰田卡罗拉从她家门前飞驰而过,赛车梦也从此在她心中生根发芽。“我一直都很喜欢车,但是家里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开玩笑呢,说小时候给我的芭比娃娃都被我扭断了脖子,还叫着自己想要大卡车。后来有一天我看到一辆丰田卡罗拉在我家门外冲过,我可好奇了,从此我就爱上了赛车,一切就从那里开始。”

但是Christine的赛车生涯并没有直接从赛道上开启。她首先成为了一名技师和工程师。她花了很多时间修车、改装自己的赛车,并且在大学完成了赛车工程专业的学习。“我知道我想成为赛车手,但是我没有这方面的背景,家里也没钱,要开始赛车职业生涯就很难。我一直在努力改自己的车。一开始我妈妈都不知道我学了赛车的专业。我去上大学本来是学经济学,两周之后我自己就换专业了,但是我等了两个月才告诉她。有这么一个学位当然很有用,我学了很多基础知识,包括物理什么的,这些都对我在赛道上的比赛有帮助。同时,我自己修车改车的经验也很有用。赛车的调教在每场比赛中都很重要,对成绩有很大影响。”

我一直很喜欢赛车机械方面的东西。对于我来说,人车合一很重要,要去感受这中间的联通感。如果你知道车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那么这种联通感也更容易建立。

可以自己改车修车为Christine带来了意料之外的北美赛车机会,那也是她最困难的日子中迎来的曙光。当时她急切地在一切可能的机会中为自己找出路,而她曾经的老板是她最终抓住的救命稻草。“那时我在欧洲的职业生涯陷入了僵局,我在西班牙赛车,我住在巴塞罗那,但是没有钱继续了。我当时心情很不好、压力很大,我希望做一名车手,但是这太难了。我就在想,我不如还是回我们岛上去吧,去我自己的修车铺。我当时决定,我要每天给可能给我机会的人发邮件,每天发四十封,发一个月,并且把我账上的钱都花掉,如果还是找不到机会,那我就回家去。我发的无数邮件中,我以前的老板Paul Kraus回复了我,他人很好,他说他们在建一支车队,现在没有车手,而我的技师工程师背景是加分项。墨西哥的比赛常常是车手自己修车。他们找我的时候我状态很差,而且那是夜里两点,他说他们感兴趣我,我其实这种话听多了,以为他也就是跟我客套。所以我也没什么期待。结果他邀请我去洛杉矶试车!他们赛的车我也不懂,但是反正我就答应了,到了现场一看那些大车,我也是吓了一跳。但是一开始开上车,我就爱上了那里的比赛。每场比赛都要适应各种环境,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低谷中Chrsitine迎来了职业生涯的新开始,而她的职业生涯中也有高光时刻。2016年,Christine加入了WRC第一个全女性车组,从车手,到工程师、技师、车队后勤,全部都是女性。这不仅仅是Christine的职业生涯高光时刻,也是所有赛车女性引以为傲的时刻。“我们车队希望打造全女性阵容,我觉得这个想法很棒。不过当然,钱还是一个问题。所以我就众筹了一下。我们参加了WRC的加泰站,我们的赛车上是所有资助我们的人的签名。我们去大学找学习相关专业的女孩子来为我们工作,每到一处比赛就有很多人排队来看我们。这个项目给了很多女孩子开启职业生涯的机会。对于学机械专业的女孩子来说,想进入车队也是并不容易的。”

对于有六年赛车经验的Christine来说,Extreme E这个新赛事当然也是她所关注的。而现在,她与西班牙传奇品牌Hispano Suiza携手,共同征战电动奥德赛。“全世界最棒的车手都来到了Extreme E,对我来说,和他们同场竞技也是梦想成真。”

我是意大利人,但我也在西班牙住了这么多年,我很了解这个品牌。这个品牌有历史、有故事,是西班牙的经典奢华品牌。能代表这样一个品牌出赛我觉得很棒。 

作为稍晚宣布进军赛事的车队之一,Hispano Suiza Xite Energy在2020年十二月在阿拉贡的官方测试前有没太多的准备时间,不过到了沙漠X Prix时,虽然Christine依然感到很紧张,她在赛车中已经相当适应。“我们很晚才宣布加入赛事,测试之前没什么时间准备,所以测试的时候就很有压力,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很多工作。来到沙特我也有点紧张,因为我觉得自己测试得不够,还没准备好。但是来了之后,从第一次shakedown开始,我就觉得很适应了。比赛的地形比测试要难,你看那个大下坡就很挑战,而且很多人比赛中出现了事故。这里很容易出事故,一方面是地形,一方面是赛车的操控。我倒是觉得很平静,我觉得这里和我在北美开过的地形很类似。”

|

在Extreme E的筹备期间,赛事的形式也在不断调整中。而对于背景各异的车手们来说,每个人在这项赛事中都有要适应的新鲜事,每个人都面对着未知。Hispano Suiza对于第一场比赛的策略很清晰——开自己的车,不要受别人的影响。这最终也让他们在Crazy Race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赛制的变化还是有一点意外啦,我本来以为大家可以一起比赛的,后来变成三个车一组。不过我觉得这个决定还是对的。我们车队这个周末还是很专注的,我们知道完赛是最重要的,跑自己的线路,别管别人。从一开始我们就是这个思路,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勒布哇,我们也知道自己努力准备了,付出了很多。最终我们的策略是对的,我们第一站就是去学习,去感受赛道的地形、感受我们的车,尽可能去调整,尽量把车调教好,赛后车子就都拉走了,所以有车的时间里要好好利用。我们一开始就是这个策略,看到别人出现事故我们就知道坚持我们的策略很重要。最终结果也很意外啊,赛前哪能想到我们的成绩能夹在塞恩斯和巴顿之间哦。说出来都觉得很牛逼呀。”

我当然期待比赛可以很精彩啊,而比赛也确实很精彩。看看我们的阵容!电视转播也很棒,我的朋友家人都看了,连我奶奶都说好!这比赛肯定是满足了我的期待,非常难以置信。 

接下来,Extreme E还会继续变革,就像当年的电动方程式一样。车队和车手都在第一场比赛期间建议了一些变化,Christine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阿加格。“我跟他说了我的想法,我觉得其实扬沙没什么,我听说很多人对这点很不满,我觉得很酷炫啊。我跟他说如果能有更多赛车线就好啦,增加超车的可能。现在的比赛里第一个弯之前结果就差不多定了,还是要更有竞技性。”

本月底,St. Helena就会在塞内加尔海岸卸车,准备海洋X Prix的登场,电动奥德赛也将开启新的篇章。而在那之前,Christine将继续刻苦训练,为未来的比赛做准备。“我现在当然要做体能训练,但同时也有很多心理上的训练,这甚至更重要。我请了一位神经学教练,主攻大脑耐力训练的。好难哦。他帮我锻炼注意力,我觉得对我很有帮助。比赛日的时候注意力很重要,你坐在车里,要觉得一切都按部就班各就各位。其实能有车练也会很好,不过现在车子拉走了。我还有别的比赛要跑,就用别的比赛来练Extreme E吧。”

海洋X Prix之后,最让Christine期待的赛事即将上演——北冰洋X Prix。“我超级期待格陵兰的比赛!我们要在冰上跑哦!一定很棒。格陵兰和巴塔哥尼亚都是我很期待的。不过这五个地方都是梦想中的地方,如果不是这项赛事,我可能永远也去不了。”

最后,我们照例让Christine用三个词总结Extreme E的魅力,而她的答案就是“激动人心、紧张刺激、其乐无穷”。“这比赛很有挑战性,看的人也会觉得身临其境,我觉得很棒。”

五月29-30日,海洋X Prix将在塞内加尔上演,而在那之后的六月五日,我们将继续Extreme E系列采访。在本月15日和25日,我们还将为大家带来其他精彩内容,请不要错过!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