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春节特辑三】谁说女孩子不该骑公升车?

​​【牛年春节特辑一】从黑白键盘到黑白格旗

【牛年春节特辑二】平行人生——专访摩女陈玲

今天是元宵节,我们的春节特辑也要在此暂时告一个段落。今天的最后一期,就为大家送上2020赛季杜卡迪超级杯挑战赛(DCPC)总冠军贾天双的故事。

© 全部图片由贾天双提供

2019年,贾天双是DCPC年度亚军。去年在她的第二个赛季,她获得了总冠军。虽然现在成为了一名成绩出众的车手,并且是国内唯一一个女性公升车赛车手,曾几何时,双双却对场地赛车有着一些不屑。生在黑龙江长在浙江宁波的双双曾经练过台球,也喜欢和哥哥以及车友们骑着摩托去跑山。“我十五岁就已经在接触摩托车了,那个时候没有想往赛车方面发展,觉得跑赛道多傻啊,绕圈圈,有什么意思。最开始接触的是我哥哥的本田CB400,他带我兜风,和车友一起跑山,很开心。我小时候练的运动其实是台球,打了十二年。”

虽然双双最初接触的摩托并不是杜卡迪,但是她和博洛尼亚车厂注定要结下不解之缘。双双说她从第一次看到摩托车的时候就很喜欢杜卡迪,曾经QQ相册里都是杜卡迪。而当初让双双第一次走上赛道的,也是杜卡迪的DRE赛道培训(Ducati Riding Experience)。“我第一次下赛道是2017年吧,是杜卡迪的DRE培训活动。其实本来我没有报名,但是有报名的人去不了了,就把名额让给了我。第一次培训其实挺懵的,现在都不太记得了,印象是有理论培训,然后上赛道。参加活动的时候人家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觉得别人都能学那我也能,就有模有样地学。那之前没有接触过赛车,其实不太理解他们说什么。当时杜卡迪中国的市场总监Sara Falzolgher也在现场,现在人家是我老板了,也很有缘分吧。”

上过了赛道培训课程,场地赛对于双双来说有了新的意义。但是真正让她想要自己也去比赛的,却是一个关于伞妹的玩笑和不服输的倔强。“我朋友去上海跑天马论驾,我也会去看,参加过培训之后再看比赛会感觉和原来不太一样,看比赛的时候会更注意,对他们在做什么有了理解,也会研究他们怎么骑。后来是朋友们刺激了我一下,他们说你穿个高跟鞋,比那些车模好看,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是应该来给我们打伞嘛。我那时候脾气很冲的,他们说这些让我很不爽,觉得是瞧不起我们女性。我就说老子就算自己跑比赛,也不要给你们打伞,那之后我就开始考虑我要不要也跑比赛。其实就是为了这一口气,凭什么你们男的跑比赛我们女的就要站一边打伞。”

当双双决定自己也要赛车时,她并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找门路。后来在网上的摩托社区,她找到了关英豪(Simon),而那时的关英豪正在准备成立杜卡迪中国的车队。“其实我第一次杜卡迪的培训就是Simon教我,但是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是谁。后来我在宁波CSBK的分站看到了他的比赛,那是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骑着杜卡迪比赛,而且是改装过的超级摩托,就很震撼,体验到了公升车的力量。我在摩托帮看到他发的帖子,就在私信里聊了两句。他说如果我有兴趣赛车可以来找他试试车。我就去了珠海,在一个卡丁车场骑600cc测试。当时去了第一天就下雨,但是反正我也不懂,骑着个600cc我在那个小场地就压弯,他就很惊讶。Simon后来跟我说,觉得我挺有前途的,可以培养。那之后就是面试车队、面试杜卡迪中国总部,开始在车队训练和工作,包括做助教和内勤的工作。”

开始了训练当然说明双双的赛车生涯走上了正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切从此一帆风顺,双双职业生涯最大的坎儿还在前路等着她。“加入车队我就开始练基础,当时一上来就上了公升车,这样我练基本功的时间就会比别人长,不然没有人家骑小车的练得扎实。同时公升车体能的消耗也比小车多很多倍,所以我体能训练也吃了很多苦。力量、刹车、平衡、速度感都需要很多时间去适应。第一年训练的时候其实一直没有跑比赛,看别人比赛的时候其实心里很难受,觉得不服气,我练了这么久,为什么不让我比赛。但是那时候圈速确实还没有达到目标,车队不会放我出去比赛的。后来2018年有一段时间突然好像开窍了,圈速突飞猛进的,练了几次之后我就很开心,我就觉得自己下次是不是可以上场了。但是就在那个时候出了一个很严重的事故,整个右边都断了,右脚踝差点保不住了,手术做了十一个小时。”

我在赛道上躺着等救护车的时候是清醒的,我就想怎么会这样,摔成这样,以后还能骑车吗。

双双的严重车祸中,伤害最深的却并不是肉体的伤痛,也不是错失的机会,更不是可能再也无法骑车的担忧,而是一些网络喷子的无端中伤。“之前我其实都没有哭,手术之后躺在床上我却跟Simon哭了,觉得车队培养我这么久、付出这么多,这一个摔车之后是不是不能跑比赛了,他们就会放弃我了。后来我左手可以活动了我就看手机,结果看到很多不认识的人还攻击我,拿我做反面教材,说女孩子就是不能骑车啊,女孩子骑什么大排,她将来不会再碰摩托了,不好听的话都来了。我当时一点都没生气,反而更坚定了信念,就跟开始别人说打伞那件事一样,我就想我这辈子就是跑到底了,我残疾也要跑。”

本来2018年9月18号在宁波有一个杜卡迪V4车型在中国首发的发布会,在宁波会有一个培训的活动,在我半个老家、在我的生日,本来是安排我做这个活动的教练的,这对我是意义非常重大的。结果因为七月份摔车了就参加不了了,我就感觉自己的梦完全破灭了,很心酸。

为了更快回到赛场上,双双迅速开始了康复训练,拄着拐杖回到了赛道进行训练和比赛。即使到现在,右脚依然有后遗症,但是双双从来没有放弃过赛车。“2019年我终于回到赛场上就是DCPC了,那时候其实脚踝没有好,包括整个右半边身体都还是康复的阶段。现在其实后遗症还很多,走路跑步也不太正常,注意力要是放在脚上还是会痛。但是比赛就是靠意志力,要么我就不骑了,要么我就忍着痛骑,不能一边说好痛一边卖惨一边骑车。”

DCPC作为双双的复出之战,也为她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磨炼自己的技术,而她一切的付出,也都在2020年的总冠军中得到了回报。“DCPC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作为起点,可以磨炼我的技术和比赛能力。DCPC是杜卡迪的单一品牌赛事,大家都是一样的车一样的设定一样的轮胎,更考验每个人的能力。”

我有时候还是很意气用事,就是为了一口气。我其实没有很多目标远大的那些话,我就只是想证明给别人看女的不会比男的差,不管是身体、意志、精神,只要我们想做,就可以做的跟他们一样甚至比他们好。你不可以用性别来定义一个人。

在自己的训练和比赛之外,双双还是杜卡迪官方教练团的成员,会带着各种各样背景的学员们一起享受杜卡迪摩托的乐趣。她的课程中,也有很多来自自身的经验。“因为我第一次学赛车就很懵嘛,所以我现在教新手的时候就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会不明白、不懂,我会很有耐心给他们解释。另外我自己基础是在公升车上学的,我知道这中间要吃的苦,相应的我也会给大家有用的建议。”

而对于想要尝试摩托,但是心里又有点忐忑的朋友们,双双也建议大家放下压力。“在赛车场,四五岁的小朋友,七十多岁的老人家,都在骑车,不要有心理负担觉得在赛道上一定是玩命的。很多人心理压力很大,觉得自己来了赛道就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子女,这个风险大部分其实是自己可以把控的。这就是一个极限运动,在赛道骑快车,比在街道山路骑快车安全得多。喜欢的话就来体验一下乐趣,学学基本功,可以玩得更好当然自己也会开心,想比赛可以再进行更深度的训练。有装备,银行卡余额够,就来吧。”

2021年的双双作为杜卡迪中国赛道与安全的官方教练依然为教车、市场活动、车队工作、训练、比赛而忙碌着。我们相信她会骑着她的杜卡迪Panigale不断在赛车世界证明自己,活出一口气。

今年的春节特辑就在这里告一段落。还有很多优秀的中国女性骑手,未来我们还会持续为大家带来她们的故事。

我们将开启一个全新系列——Extreme E女性车手系列专访。三月5日开始的每月5日,我们将为大家带来一位Extreme E女性车手的故事。而每个月的15日和25日,也不要错过其他我们为大家带来的其他赛车女性的故事。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Website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