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触手可及——专访张小鹅频道主理人

© 本文全部配图,包括封面,均由张小鹅提供

梦想跑遍全球汽车赛事是张小鹅写在自己的自媒体频道上的宣言。从在新浪做汽车编辑,到创建自己的自媒体,到成为易车的原创内容策划经理,鹅姐一点一点把遥远的赛车梦拉进到了自己身边。我们有机会和鹅姐以及她的合伙人对话,来看看他们如何用绳命追逐梦想吧。

你身边有做这个的,你就觉得这个东西离你还挺近的

张小鹅本名张静莹,从小在北京长大。会成为赛车圈里人,是因为张爸爸的影响、车王舒马赫的影响、以及校友程丛夫的影响。

初中就读于人大附中的鹅姐,从初二开始跟着爸爸一起看央视转播的F1比赛。不过那个时候,F1对她来说,真的只是个“转圈运动”而已。“我爸非常喜欢赛车,每到周末都看,我也会跟我爸一起看F1。看归看,一开始我跟我妈的态度都是,这车一圈一圈的绕,有什么好看的。”

改变了鹅姐对F1的看法的人,是彼时的五届世界冠军迈克尔-舒马赫。“有一周舒马赫夺冠,他冲线的时候就有很多特别帅气的动作嘛,你还可以听到他激动的team radio,看到他在领奖台上高高跃起,这些都让我觉得太帅了!后来每个比赛周末就变成我跟我爸看。那时候如果舒马赫排位表现不好,我就会失眠(笑)。”

鹅姐在马尔堡参观舒马赫生涯二十周年展
鹅姐在马尔堡参观舒马赫生涯二十周年展

不过中学时候的鹅姐对F1的热爱并没有止步于比赛周末准时打开电梯收看比赛。从小就喜欢写东西的鹅姐那时作为中学生通讯社的成员,没少为舒马赫奋笔疾书。“我初三要中考了还给通讯社写稿子呢。校内我的作文也没离开过赛车和舒马赫,写什么都是这个。老师老说我能不能写写别的。”

即使为舒马赫失眠为舒马赫写稿,F1依然非常遥远,让鹅姐意识到赛车就在自己身边,不是一个遥远触不可及的梦的,是她的校友程丛夫。“有一次在报纸上看见说中国少年程丛夫签约迈凯伦车队,我就想,这人眼熟呀,这不是升旗仪式上回学校的校友吗!他那时候在英国比雷诺方程式,回来参加升旗仪式还带了自己的头盔,然后我就知道我们学校有个赛车的。他的距离当然比舒马赫离我更近啊,你身边有做这个的,你就觉得这个东西离你还挺近的。”

有机会做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

我一个资历这么浅的小朋友,何德何能,就可以参加这么多顶尖的赛事,把自己的爱好做成事业,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

曾经的中学生通讯社成员在大学的时候进入了腾讯汽车实习,毕业之后加入了新浪的车致频道,鹅姐正式成为了汽车/赛车圈里人。作为一个多年的车迷,鹅姐也在车致成为了赛车担当,有了机会走近全世界的顶级赛事。

鹅姐在CRC

“在车致我们的活动会平均分,但是赛车的都会分给我,我就有机会做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我在车致的五年多,接触到很多豪华品牌的赛车活动,更近距离接触赛车这项运动,就发现除了F1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关注的赛事和车手。比如2016年我去参加达喀尔拉力赛,虽然吃了很多土也吃了很多苦,我还是会觉得场地赛之外,越野也有它的魅力。另外比如我们的中国车手,其实如果有好的赛车、好的机会,在世界上也是可以有竞争力的,是有实力的。”

鹅姐在车致的达喀尔拉力赛战报
鹅姐在车致的达喀尔拉力赛战报

鹅姐在赛车媒体的职业生涯并没有止步于做一个图文编辑,2017年F1夏休后的半个赛季,鹅姐作为乐视F1直播的解说之一,踏上了一条全新的职业道路,也为自己未来的自媒体频道,做了一些镜头前后的准备。“解说的临场发挥其实对知识架构的考验特别大,如果有一个点大家记忆特别深刻,你恰好说出来这个大家共有的记忆,观众就有共鸣,就觉得你特别懂。解说其实提前准备了大量的新闻、背景、积分榜局势、转会流言等等,但是正赛的时候这些不一定能用上很多。”

“我觉得解说的半年自己进步还是很大的,一开始话也说不利落,镜头也不知道看哪个。后来就自如多了,不像一开始那么紧张。当时也有粉丝给我私信说觉得我说得很好,很喜欢我,我也很开心。我还是很感谢乐视这个机会,我小时候无数次幻想过如果是我来解说这个比赛,我会说什么,尤其是如果你觉得你知道的比解说多。现在如果再让我去解说,只要有时间我肯定还是愿意去的。”

现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改变的

众所周知中国的赛车文化大大落后于赛车发源地欧洲和我们的邻国日本。鹅姐也是在自己第一次走出国门采访比赛时切身体会到了这一点。“2014年我第一次去勒芒,那年方骏宇董荷斌还有程飞搭档全华人车组,那是我第一次在现场感受国外的汽车文化。当时虽然我们停车之后要走很远,一天走两三万步,但是你一直沉浸在现场的气氛里,一点不觉得累。现场的人可能看一会儿比赛,就溜达着买点纪念品或者吃吃喝喝,但是他们也都是这个氛围的一部分。我也近距离体验了车队的周末,了解他们的策略,近距离看到车手们换人。他们真的很专注,不会因为比赛有24个小时就不争分夺秒。你也被他们的专注打动,跟着他们紧张。在勒芒我就意识到中国的汽车文化真的跟国外差了很多很多。”

鹅姐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战报
鹅姐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战报

而和很多中国赛车圈里人一样,鹅姐也思考过如何可以更好地推动中国赛车文化的发展。“我觉得这个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改变的,从现在开始再过二十年可能都不会跟现在有太大的变化,得五十年,一百年,毕竟咱们的汽车工业也才刚起步。如果有一个中国车手能像当年李娜带网球和姚明带篮球那样带一下,能对推动赛车文化有帮助。现在中国虽然赛车文化根基很弱,但是已经有一小撮人在看F1,那中国可能就是缺少一个赛车的偶像。将来如果周冠宇进入了F1,有了这么个能立得住的人来带一带,那一定能往前推进一大步,会有更多小朋友知道这个挺帅的小哥哥是开赛车的。”

“我们本土的赛道也可以利用自己的资源做一些推广赛车文化的事。我小时候去金港(北京金港国际赛车场)看比赛,其实也不一定知道比的是什么赛事,但是我在那个气氛里融入进去了,也很开心。现在我们的赛道也可以借着单一品牌比赛、车展、嘉年华、音乐节这些机会,一起扩大受众面做做推广,跨界共同发展。”

挣不挣钱再说,至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2017年,新浪取消了车致频道,不过鹅姐并没有急着去其他平台继续做编辑,而是和同样热爱赛车的小伙伴侯老师一起创办了自己的自媒体张小鹅频道。

作为前图文编辑,鹅姐事实上一直觉得仅仅用图文去讲述赛车故事有点可惜,她希望视频自媒体可以让大家看到更精彩、更完整、更具现场感的赛事呈现。“我去了世界各地的比赛,我会描述赛车的轰鸣、现场的震撼,但是这肯定不如用镜头记录下来让大家自己去看是不是这样的感觉。车致被取消的时候,我觉得如果平台不能给我机会报道赛车了,我就给自己创造这个机会吧。当时短视频也是爆发期,我们觉得自媒体能成,就和小伙伴合伙做起了张小鹅频道。”

张小鹅频道视频封面

自媒体说干就干确实不难,但是想要做成一个赚钱的生意却并不容易。鹅姐作为内容生产出身的媒体人,在频道的运营和商务拓展上,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好在,用鹅姐的话说,干赛车就没指着挣钱,边做着喜欢的事边学会了更多技能,还是很开心的。“当时确实把自媒体这件事也想得比较简单,我认为我通过自己的个人魅力和视频风格可以就赶上自媒体赚钱的风口。但是后来发现并不是的,前期刷流量的运营投入是很大的。而且,我也认识到以前获得的很多资源,是因为背靠平台,离开平台如果我自己不能给人家的活动带来流量和影响,人家也不会愿意给我资源支持了。那些合作得好的品牌我也很感谢人家还愿意给我资源。”

“我和我的合伙人侯老师能够达成共识的是,我们不指着这个挣钱(但希望可以)。挺开心的是虽然《张小鹅频道》不一定有那么多人知道,但是我们俩分别在这个过程中都成长了。我们一开始做的视频也很稚嫩,我在镜头前也不太会表达,合伙人也是从平面转到视频。如果我们还是在平台单纯做内容,那我就还只是平台的“老师”而已,出来之后也没人认识我。但是离开了平台,我们还能干自己喜欢的事。很多人都不一定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而我能从小喜欢一件事,然后坚持做到现在,我也很有成就感了。”

以张小鹅频道身份采访电动方程式香港站

我去过两次勒芒、去过F1摩纳哥站、去过达喀尔拉力赛、去过古德伍德、去过很多次电动方程式,圈里的朋友都知道我从小喜欢赛车,一直在一点一点努力追逐自己热爱的事业。如果我现在咔嚓死了,我也没有什么遗憾。

遗憾当然没有,小小的期待还是可以有,梦想跑遍全球汽车赛事的鹅姐现在还有WRC没去过,希望能够去去冰雪分站。另外,从小就是舒马赫粉丝的鹅姐,也还有个私心的愿望:“舒马赫现在当然是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我就是希望未来有一天,可以看到他在过正常的日子,就很满足啦。”

最后,我们也帮鹅姐打一个小广告,最近鹅姐就职的易车评测做了《跨界车王——决战中型车》系列节目,其中,性能篇,大家可是可以看到上文中提到的一位重要人物哦!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