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芒梦未圆

上周末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本应是四十岁的英国车手Katherine Legge的第一次勒芒征程。然而,由于在欧洲勒芒系列赛揭幕战赛前的测试中受伤,尚在康复中的Katherine不幸错过了这次机会,只能在电视机前看着自己的两个队友Tatiana Calderon和Sophia Floersch和替代她出场的Beitske Visser挑战殿堂级耐力赛。虽然Katherine今年没能完成勒芒之旅,但是作为现在众多年轻女车手们的“领路人”,还是来让我们看看她坎坷又精彩的职业生涯。

一则卡丁车赛道广告

Katherine Legge从小就喜欢寻求刺激,所以在报纸上看到家附近的卡丁车赛道的广告之后,她就央求爸爸带她去试一试这新鲜的刺激。爸爸很犹豫,不过还是带着小Katherine去了赛道。而九岁那年,小Katherine第一次拿到了比赛的冠军。Katherine小时候同场竞技的车手很多都是我们熟识的,比如F1世界冠军简森-巴顿,比如六届F1世界冠军刘易斯-汉密尔顿。小Katherine也曾击败过这些鼎鼎大名的车手。

从卡丁晋级单座赛事,Katherine在福特方程式一登场就拿到了杆位,也创造了女性车手在英国福特方程式首个杆位的记录。可惜,虽然起点很辉煌,五年的福特方程式、雷诺方程式以及F3的征程却没能让Katherine进阶到更高级的欧洲单座赛事。

我爸爸一直是我最坚定的支持者,但是即使是他,估计都没有想到我有可能有这么漫长的职业生涯,获得了我现在的成就。毕竟没有先例。有更多人看到了女性参与赛车,就不会再是一个噱头了。

跨越大西洋

作为一个英国人,Katherine大部分职业生涯的成就却是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创造的。众所周知欧洲和美国的赛车体系几乎是完全割裂的,Katherine去美国比赛也并不是完全自主规划的选择。

2004年,23岁的Katherine没有了资金支持,走投无路的她来到了考斯沃斯的英国总部,用她自己的话说,“像个跟踪狂”一样蹲点考斯沃斯大老板Kevin Kalkhoven,准备要点比赛经费。Kalkhoven的女儿Kirsty见过Katherine之后,坚持让自己的爸爸见见这个大胆踢馆的姑娘。最终老Kalkhove也被Katherine打动,给了她去美国参加丰田大西洋锦标赛的机会,也开启了Katherine在美国的职业生涯。

来到美国的Katherine并没有辜负老Kalkhoven的信任,第一次出场就拿到了冠军,菜鸟赛季拿到了三个冠军和另外两次领奖台,总积分排在第三位。因为比Danica Patrick曾经在大西洋锦标赛的成绩还要出色,Katherine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新星。虽然开局很完美,但是在后续的北美开轮赛事生涯中,Katherine没有能够再次复刻这个辉煌的开始。

2014年,Katherine开始了自己在北美房跑锦标赛的征战。她首先在原型车组别以DeltaWing赛车参赛了三个赛季,后来在DeltaWing赛车无法继续参赛原型车组别后转入了GTD组别加入了Michael Shank车队。在2018年,Katherine在北美房跑锦标赛GTD组别创造了自己的最好成绩:赛季中她两次获得冠军,并有另外五次登上领奖台,总积分本组别第二结束了赛季。

在美国期间,Katherine也没有放弃欧洲的职业生涯。2005年11月,Katherine参加了米纳尔迪F1车队的测试,可惜,这次测试并没有给她带来真正进入F1的机会。2008-2010年,她暂别美国回到欧洲赛了三个赛季的DTM,不过成绩并不理想。

娘子军

今年Katherine所在的欧洲勒芒系列赛车组,是FIA女性委员会支持的全女性车手阵容车组,不过,这并不是Katherine首次领衔全女性车手阵容。

2016年的第100届印地500,Katherine本有机会参与从管理层到主要工程师以及车手全部为女性阵容的Grace Autosport项目,然而,车队无法在赛前获得一辆可以参赛的赛车,最终没能参加当年的比赛。

以前总是只有我自己,不光是车组就我一个女性,可能整个围场里就我一个女性车手,你混在男人堆里假装你跟他们一样。现在四个女孩子一起,她们是围场中唯一跟你有共同经历和你有共鸣的人。

2019年,Katherine加入了Jackie Heinricher组织的全女性车手阵容,并且作为车队唯一的全职车手参加了11场比赛,她和Christina Nielsen以及Bia Figueiredo长期搭档,还曾邀请Alice Powell以及Simona de Silvestro参赛。Nielsen、Figueiredo以及de Silvestro都曾经是Katherine在印地或者房跑赛事上的竞争对手,她们本来并不是关系很近的朋友,但是当Jackie要组队的时候Katherine首先就想到了要叫上她们。最终Katherine所在的车组在年度积分榜中排名第九。

2020赛季,Jackie没能及时为自己的全女性车手阵容获得足够的赞助,不过好在,有新的女性车手项目登场北美房跑锦标赛。这一次是GEAR Racing(Girl Empowerment Around Racing,赛车女性赋能项目)组织了起了全女性车组。Katherine本想叫上在Heinricher车队的老姐妹们,不过只有Christina Nielsen还能一起上路,Bia Figueiredo当时正待产,Simona de Silvestro则成了保时捷的厂队车手,Katherine便邀请了Tatiana Calderon和Rahel Frey来共同挑战赛季揭幕战戴通纳24小时耐力赛。在GEAR Racing,Katherine的任务甚至已经不再仅仅是做一名车手去比赛,她同时肩负起了帮助整个项目带动更多女性进入赛车运动的职责,她和车队老板Mark Ruggieri共同设计了一系列STEM(自然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学科)相关活动,让女孩子们看到她们在赛车运动中的无限可能。

希望将来可以有男有女,有全男性车手车组、全女性车手车组、也有男女搭配的车组,而不管怎样组队都不会成为一个话题。但是我这辈子是看不到了。

虽然今年Katherine不能来到勒芒圆梦,但是我们相信明年,她会带着全女性车手或男女搭配的车组再次回来。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