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第一位长发及腰的F1车手+粉丝声音Vol.3

如果朋友们打开2019赛季W Series的成绩单,并且在看到第六名的小国旗时质疑了自己的世界地理姿势,没关系,不紧张,我们都这样自我怀疑过。

列支敦士登公国,国土面积160平方公里,人口不到四万,地球上唯二的双重内陆国之一。今天,就让我们走进这个阿尔卑斯山莱茵河谷里的避税天堂,认识认识他们全村的希望Fabienne Wohlwend。

我一岁的时候就有一个小红车,上面有个法拉利的车标

一岁就拥有了法拉利,Fabienne在法拉利挑战赛中大放异彩也就像是注定的事。

​从卡丁车毕业后,Fabienne曾经参加过一个赛季的单座赛事 – 意大利F4锦标赛。但是,那个赛季她却未能收获任何的积分。

之后的2017赛季,她转战了房跑赛事奥迪TT杯和法拉利挑战赛欧洲锦标赛Coppa Shell组别。在法拉利挑战赛中她六站比赛获得两个杆位、四个领奖台、和一个冠军,并参加了赛季终在穆杰罗赛道举行的世界大赛。接下来的一个赛季Fabienne继续征战法拉利挑战赛,并成为Trofeo Pirelli组别中的Pro-Am车手。这一年她再次收获不俗成绩,总积分排名第二,并在蒙扎赛道举行的世界大赛中获得Pro-Am组别的冠军。2019年,Fabienne在法拉利挑战赛中再次升级,成为了Trofeo Pirelli组别的Pro车手,这个赛季她最终总成绩排名第七,并在穆杰罗的赛季终世界大赛中排名第四,拿到个人赛季最好成绩。

2018年获得法拉利挑战赛世界大赛Trofeo Pirelli Pro-Am组冠军的Fabienne
2018年获得法拉利挑战赛世界大赛Trofeo Pirelli Pro-Am组冠军的Fabienne

回归单座

虽然2016年在意大利F4表现不佳,但是Fabienne也没有完全放弃单座赛事。2019年,随着W Series的创办,她再次回到了单座赛事中。在W Series的六站比赛中Fabienne有五站都获得了积分,并在Misano站上领奖台。不过对于她来说最大的挑战可能是在最后一站。她在Brands Hatch的比赛前一周参加VLN系列赛时遭遇严重事故,经过一周的休养康复,她在Brands Hatch依然拿到了第五名的好成绩。

2019赛季W Series Misano站领奖台
2019赛季W Series Misano站领奖台

我这辈子就想干这个!

小Fabienne不仅一岁就有了玩具法拉利,也很小就尝试了卡丁车。作为一个大家庭里唯一的女孩子,七岁的Fabienne跟着家里的男孩子们去赛车场玩卡丁车的时候,也被家人鼓励开上车试一试。几圈之后,小Fabienne找到了自己的毕生挚爱。

为了带着小Fabienne和哥哥Raphael四处去比赛,家里人买了一辆房车,爸爸更是为他们当起了技师。

​家人虽然支持小Fabienne的赛车梦想,但是也对她追求赛车事业提出了两点前提要求:一不可以辍学,二必须有Plan B。而2019年W Series赛季和法拉利挑战赛赛季进行的同时,Fabienne也还正在自己的Plan B中上班。周末在赛道上驰骋的Fabienne,找的白班挣钱工作却是在银行做合规管理,大概也是风险偏好的两个极端了。

​在W Series和法拉利挑战赛中的成功,让Fabienne自信自己可以成为全职职业车手,同时,为了让自己体能上可以达到职业车手的要求,每周四次耐力训练和三次力量训练也让Fabienne发现兼顾白班工作和赛车事业越来越困难。于是她在去年的夏天决定暂时扔掉Plan B,辞掉了白班工作,开始一心一意追逐自己的赛车梦想。

我的目标一直是成为第一位长发及腰的F1车手。我现在其中一半已经做到了,就差另外那半了。

2020赛季,Fabienne还将继续在W Series和法拉利挑战赛中双线作战。她现在已经是列支敦士登最成功的车手了,拥有最多的比赛记录和最多的胜场。接下来,谁又能说她不会成为欧洲和全世界的最成功的车手呢?


在妇女节之前,为了准备特别节目,我们向微博粉丝进行了粉丝声音的征稿。在上周的特别推送中,为大家送上了两位车迷小姐姐的故事。然而,到这周一我们才发现,邮箱的垃圾邮件里躺着另外一位车迷小姐姐的投稿。小姐姐投稿写得特别诚恳而感人,我们却没有第一时间看到。今天特别为粉丝声音再续了一期,希望我们的内容可以为更多车迷带来“找到组织的感觉”!比心​

你们好呀!

我是一个刚满18周岁4个月,还有107天就要高考的高三女孩。对于“围场”二字,我的认知大部分是关于Formula One。

第一次看F1转播大概是幼儿园时期(也许吧),现在只剩点模糊的映像了。唯一记得清楚的是那时候我爸很喜欢舒马赫。等到十三四岁的时候,姐姐成了维特尔铁粉,经常“强迫”我一起看比赛。后来因为自己特别好感罗斯伯格,断断续续追了几场,在2016阿布扎比收官,Nico做甜甜圈表演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真的爱上这项运动了。(虽然之后Nico就离开围场了……)

上高中以来,因为学校是寄宿制,很难得再看比赛直播。2019年夏天,所在地区学校补课被严打,于是赶在夏休幸运的看了几场直播——从英国到意大利,然后成了Leclerc的忠实车迷,新加坡站的时候开学了,是姐姐给我做的电话直播。(顺便提一句Vettle夺冠她超级开心)

最开始冒出想要进围场的念头,是在高一,往后每次有这样的想法,统统都是告诉自己不要白日做梦。本人坐标杭州,新高考改革要求高二选课,因缘际会选了物化生。然后高三暑假前看了意大利蒙扎,想要进围场的念头更强烈了。

所以就对自己说,试一试吧。如果想做aerodynamicist的话肯定要数理很好吧……我呢,物理数学差强人意,但希望着实不太大,而且第一次选考发挥极度失常,被物理狠狠打脸。新闻官呢,据说压根儿没打算在中国招人。技师,Emmmmm,生日的时候老爸送我了 SF90的模型,我当时看着几根没涂油漆的针状物,第一想法是,这是不是盗版啊居然还掉漆!后来对比了实车照片发现也没刷漆,网上搜了以后发现,那是用来发射和接收无线电信号的。像我这样的憨憨应该不是很适合啊……

像这样对各种位置一一考虑过去,再综合家里的意见,觉得最有可能的道路是读运动医学。现在也正在这条路上努力,未来的事谁知道呢,也许十年以后就可以P区内工作了!

当然了,会有巨累无比,想要放弃的时候。比如模考砸了,选考砸了,就会告诉自己,想想Charles是怎么一步步从F2,索伯,去年的斯帕,年初的巴库,走到今年的斯帕和蒙扎。然后我告诉自己,你也一定可以的!

再说一点点题外话啊。不久前看2019各个车队年末合照的时候,个人感觉除了梅奔,其他家女性职员真的好少,还都站在边角里。而且乍一看,几乎没有亚裔面孔。有一点点丧气,但是根据我的个人经验,我高中就读的班级是理化生实验班,班里男女比略高于4:1,数理成绩的话其实男女并没有什么差别。所以我不认为是男女能力差距的问题。

所以呢,也希望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未来能以亚裔女性的身份,在围场里发出自己的声音。

另外,真的好喜欢你们!第一眼看到名字和头像的时候就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真的要谢谢你们,让我有机会去认识更多围场里的优秀女性,让几乎是solo看比赛的我,开始觉得原来其实还有很多很多像我一样的女孩子。辛苦啦,比心!

Lucrezia

– End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