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偶像付出的最大努力是什么?

Tatiana Calderon的首个F2赛季已经进行了10站18场比赛,她依然在等待收获第一个积分。本赛季她最好的成绩是法国站的第11名。距离梦想的F1只有最后一个台阶了,她能否赶在后起之秀追上来之前,守住身位成为率先进军F1的那位女车手?

一切的开始

第一次握住方向盘的时候,4岁的Tatiana Calderon根本够不到脚踏板。她要坐在爸爸腿上才能勉强摸到方向盘。她的爸爸负责加速和刹车,Tatiana掌握着方向,就这样在她的家乡哥伦比亚波哥大市的街道上开车。

Tatiana的父亲是起亚汽车的经销商,所以汽车占据了她童年大部分的时间。早些时候父母也试图培养过她对各种体育项目的兴趣——高尔夫、冰球、马术等等,但在2002年,9岁的Tata开上了卡丁车,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考虑过离开赛道。 

和其他女车手的经历不同的是,在波哥大的训练场上,没有人诧异于女孩子参与体育运动。她和男孩子们一起训练和比赛,“我没想过我是赛场上唯一的女孩,也没有觉得大家因为我是女孩就区别对待。”比起欧洲,在美洲开卡丁车的女孩子比例要更高一些,所以大家对女孩开赛车习以为常。 

当然,时不时地也会有人说她“别看是个姑娘,开车还挺快的!”

 “但那只会巩固我干翻他们的决心。”Tatiana说。 

家人的支持

除了和小她两岁的弟弟Felipe一起打网球、踢足球,Tatiana还和姐姐Paula一起开赛车。2008年Tatiana赢得了卡丁车之星的冠军,那时家里要她在继续学业和职业赛车之间选择,Tatiana毅然选择了赛车。家人也看到了她对这项运动的热忱,所以给了她最大的支持。 

比她大7岁的姐姐Paula和她殊途同归。在大学和赛道之间,Paula选择了学业。但后来,为了支持妹妹,Paula陪着17岁的Tatiana从哥伦比亚飞到西班牙,在Juncos车队参加Star Mazda锦标赛。 

Paula会帮助Tatiana协调与车队、赞助商和媒体的关系,也最了解妹妹为赛车所付出的努力。她们对赛车有着同样的热爱,两人为了同一个梦想努力,而姐姐是最希望Tatiana取得成功的人。 

在Star Mazda锦标赛的第一个赛季,Tatiana获得了第10名,第二年获得了第6名,之后她进入了欧洲F3锦标赛。2013-2015年,她在欧洲F3锦标赛打拼,与维斯塔潘、维尔莱茵、勒克莱尔和阿尔本同场竞技。2014年获得总成绩第15名后,2015赛季的成绩滑落险些动摇了Tatiana的信心——赛车调教和车队沟通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她整个赛季一分未得。但挫折总能使人成长,与顶尖车手的成绩对比既是压力也是目标。2015-16赛季,Tatiana在MRF Challenge Formula 2000取得了车手亚军的成绩,之后顺利进入了GP3。  

偶像的力量

Tatiana的赛车偶像——哥伦比亚著名车手蒙托亚后来成为了她的赛车导师。她从2000年蒙托亚在印地赛车的最后一个赛季追起,之后就像所有车迷一样,无视时差,一大早守在电视机前,看蒙托亚的每一场F1比赛。蒙托亚在F1最鼎盛的时期,正是10岁的Tatiana开始考虑认真练习卡丁车并且立志要进入F1的时候。虽然遭到父母的调笑,但是Tatiana意志十分坚定。  在2015年MRF挑战赛首站阿布扎比站,Tatiana有幸和偶像一起压了赛道,因为练习赛时间非常有限,蒙托亚给了Tatiana很多宝贵的小贴士,“爱豆现场教学,太刺激了!”

除了蒙托亚,前F1车手苏西·沃尔夫、印地车手丹妮卡·帕特里克和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工程师Ruth Buscombe也都或多或少激励着Tatiana。她们代表着女性在赛车界各个岗位上所能达到的成就。如今Tatiana也成为了苏西·沃尔夫Dare to Be Different组织的形象大使,在赛道活动中向年轻的女孩们讲述她的工作和理想。 

然而被邀请参与一项全部由女车手参加的赛事时,Tatiana断然拒绝了。“我想留在我现在的赛事,和最好的车手竞赛,向更高的级别进发。”  

不变的理想

2018年,Tatiana第一次驾驶了F1赛车。那是一辆索伯C37赛车,时速高达329km/h。她在墨西哥罗德里格兹赛道开了23圈,最好成绩是1分23秒170。 这比汉密尔顿在当年的墨西哥大奖赛上在同一条赛道作出的最快圈速慢了2.442秒。

每圈2秒多的差距在赛道上必输无疑,但那可是汉密尔顿参加F1的第12年,而Tatiana才第一次开上F1赛车。这次测试让她了解到顶尖赛事的竞争水平,驾驶C37的体验也让她进入F1的愿望更加强烈了。为了实现梦想,Tatiana愿意付出加倍努力,弥补作为女性在肌肉量上的先天不足,用实力回击来自外界的低估和非议。 

现在,Tatiana在F2驾驶着粉色Arden赛车,同时兼任着阿尔法罗密欧F1车队的测试车手。就在刚刚结束的夏休期间,她又为阿尔法罗密欧车队完成了一次测试,这是她第三次驾驶F1赛车了。 比赛周末她异常忙碌,下了赛道,她既要打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参与阿尔法·罗密欧车队和F1官方账号的互动,也要经常与工程师们讨论练习赛和正赛的策略,要完成排位赛模拟,还要面对媒体用英语和西班牙语回答问题。 

这个赛季她最好的成绩是在法国站获得的第11名。作为第一位进入F2的女车手,这似乎离她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有些遥远。尽管有了赞助商和车队的支持,还要做出过硬的成绩才能向更高一级的F1进发。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女孩子从哥伦比亚一路披荆斩棘来到了赛车运动的中心,根本没在怕的。 

梦想总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