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公里每小时比心的河南女孩

进入正题之前,让我们先来学习一点点世界地理。

↑上面这个可爱旗帜,是荷兰北部省份弗里斯兰的省旗。那些小心心一样的花色,其实并不是省长在笔芯x7,而是睡莲叶子。

那么这个题外话和我们今天要介绍的W Series年度亚军Beitske Visser什么关系呢?虽然Visser并没有生在弗里斯兰,但她的家人都来自那里,从小她的头盔上就有一圈省旗配色,现在也依然在一直沿用。在谢幕战Brands Hatch登上领奖台时,也用了这个可爱省旗。

接下来进入正题,让我们来好好了解一下Beitske吧!

把拔带我飞

与我们第一期介绍的W Series总冠军Jamie Chadwick不同,Visser可是从小在家耳濡目染赛车。她的爸爸就是荷兰的房车赛车手,她的父母还是宝马的经销商。她在三岁的时候就去过24小时卡丁车赛的现场,从那时起她就不断跟爸爸说自己也想尝试卡丁车。终于在她五岁生日的时候获得了自己的第一辆卡丁车作为生日礼物,并由此开始追逐自己的赛车梦。

有个赛车手爸爸有着天然的好处,从小Beitske开始赛卡丁车的时候,爸爸自己就不再比赛,而是开始做她的技师。但是同时作为场上为数不多的女孩子,小Beitske又有着特殊的困难。有些男孩子会因为不想输给她而故意把她挤下赛道(哇这不就是惊奇队长剧情)。不过赛道上永远是成绩说话的地方,当Visser开始赢下很多比赛之后,男孩子们也学会了尊重她,这种问题就不再出现了。

从我五岁开始参加比赛,我大部分时候都是场上唯一的女孩。所以对我来说这(作为唯一的女孩)挺正常的。

Visser在卡丁车生涯中就创下过记录。她在2010年成为了欧洲卡丁车锦标赛有变速箱组别的第一个女性冠军,并且在次年收获了FIA颁发的第一个CIK-FIA赛车女性委员会奖。

对我来说职业生涯高光时刻是在赞德福特获得我的第一个ADAC方程式比赛冠军,获得这个胜利的前一天我才出现了一次大的事故,获得欧洲卡丁车冠军也很不错。职业生涯的低谷就是本来一路领跑结果却输掉了世界卡丁车锦标赛总冠军的时候。

宝马带我飞

对于每个赛车手来说,不断晋级的路上,最棘手的可能永远是资金的问题。在谈到作为女车手拉赞助时,Visser表示这里她有着优势,也有着劣势。优势是,她作为女生可以吸引新类型的赞助商;而同时她的劣势是,总会有老古董觉得赛车不是女人的事。在Visser的赞助之路上,曾经有过早早的成功,却也迅速遇到了坎坷。她在2013年成为红牛青训计划的第一个女性车手,但是那个赛季在ADAC方程式中表现平平,被请出了项目。

现在,Visser有了新的有力支持。或许是她家真的和宝马格外有缘分,她在2017年成为宝马青训计划的第一个女性车手。通过宝马的关系,她又成为了宝马2018-19赛季在Formula E的测试/储备车手。与宝马的合作让她同时有机会征战房跑赛事。她在2017年参加了GT4欧洲系列赛南方杯的比赛,随后在2018年全年参与GT4欧洲系列赛,并获得两个冠军外加一个领奖台总分排名第六。

因为宝马所参与的赛事,Visser觉得,虽然F1确实是梦想,但是跟着宝马混还是进入德国房车大师赛和电动方程式的可能性更大。

最后,让我们来放松一下,大家放飞闯作的翅膀来为下面这张Beitske在比利时Zolder站领奖台上的图看图说话吧:

One thought on “三百公里每小时比心的河南女孩

Add your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